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特摄版深夜60分# 角色题:端木燕(铠甲勇士拿瓦)&野上良太郎(假面骑士电王)

虽然写得烂但这边还是存一份。

好歹几个月没动笔了终于挤出一篇千字以上的。(啊还是翻译好啊,和自己码字比起来)

--------------------------------------------------------

端木燕走出矗立在东京郊外的一座新建大楼,不由疲惫地揉了揉额头,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他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青山跑到这种乡下地方来呢?还是日本的乡下。

几天前,当青山知道他会日语时,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苦苦恳求他代自己跑一趟日本,帮忙查看天天好集团日本分公司的设立进展。但是拜托,他的日语全是当年为了玩日文游戏而自学的,也只有听得懂日常对话,自己说起来结结巴巴的水平,代表老总去巡视分公司这不是开玩笑吗!青山说没关系分公司的负责人都是会说中文的。他想用自家开的侦探事务所很忙没时间为理由而拒绝,青山大笔一挥拿出一张空白支票说这三个月你们事务所全部人员(其实就俩人)的工资我包了给你们放带薪假期,他不小心就把“你以为你是霸道总裁吗!”的吐槽说出了声。他极力自贬说自己是个大学没读完就退学没什么水平的废柴宅男不懂复杂的商务程序会丢你们公司的面子,青山表示你只要去走个形式把重要的资料带回来就行了是个人都能做好。总之一切借口都被青山滴水不漏地堵了回去,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在上次那场大战中都被烧没了,以前从没觉得青山同志这么难对付啊。

但是最终让他接受这项任务的,是青山那双充满血丝的双眼中恳切的表情。他想起了上一次青山对自己提出的请求,是要自己杀掉他,如果他变成欧克瑟彻底失去人的心智。在那之后青山经历了父亲的背叛和失去,作为家中长男的他一肩扛起了天天好集团的重任,为了弥补父亲造成的损失而竭尽心力,没日没夜地工作,只是半个月不见就操劳憔悴成这样。端木忍不住在心中埋怨阔海那家伙太不负责任,居然一句话就又跑到欧洲学习厨艺,美其名曰深造,还带跑了柯胜。就不能成熟点,为大哥分担一些工作吗!不过再想到自家那个宁愿留在妈妈的拉面馆打工也死活去读商学院,简直让人没办法的小女友……好像他也没什么立场去责怪阔海了。

想到这里,端木燕不由再次叹了口气。为什么那帮家伙都能享受人生只有自己陪着青山要在工作中煎熬啊!而且他们还是亲弟弟亲妹妹,都没自己够哥们义气。

正在这时候端木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他掏出来看到屏幕右上角的企鹅头像欢快地跳动着。

“你怎么跑到日本去了?”

哦是眼镜,端木看了一眼开着的手机定位,心里疑惑这家伙没事从来不主动找上门,难道遇到了什么麻烦?有新的案子了吗?正想着要怎么解释替朋友公司出的这趟差,手机又振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差点呆住了——这一长串购物名单是什么意思?什么海贼王单行本薄樱鬼BD这种他早就知道是眼镜最爱的动漫也罢了,超级战队不是小男孩看的东西吗她怎么也这么有兴趣?战队就战队了那个非公认战队是什么?正想好奇发问的时候他眼角仿佛扫到一个什么“绝度丽奴”这种从名字上看起来就很可疑的东西,不由打了个冷颤,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就这些东西的内容追问下去比较好。

“发给我这个干什么?”他决定还是问最重要的问题。

“你不是在东京么,去秋叶原帮我买吧,回来给你代购费。”来自眼镜的回复总是这样迅速。

代购费是什么意思啊?!你把我当成啥啦!还有秋叶原,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抱歉我明白你在说什么。”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秋叶原是什么,你可是和我一样御宅族出身要说连圣地都不认识谁信啊。”

御宅族的圣地……是啊,如果是两年前的他,还和大批同龄的年轻人一样向往着那个充满了萌和爱的地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是个侦探,他要帮朋友打理公司,他要帮阿姨照顾店面,他要保护身边的人,甚至保护世界。自从在那个荒废的侦探事务所门口,当那个初次见面的活泼少女指着报纸说“我们去看看吧,把这个案子破了”,他慢慢从那种逃避现实的生活中走了出来。他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不再依赖着电脑和网络过一天是一天,他开始热爱身边的这个世界。

“眼镜,抱歉,我现在在离秋叶原很远的郊区,而且明天就要坐飞机回国,大概没有时间去那里买东西。不过如果我在路过的店里看到你需要的东西就帮你带一下。”眼镜是他的朋友,他很确定回收到怎样的回答。

“好吧,我明白,先谢了。”端木看着手机,嘴角弯出个微笑。

“对了,从你所在的地方往北走两个路口,有家咖啡店在当地很有名,推荐你去尝尝。”接下来的信息让端木一头雾水,他不由抬起了头——这个天才黑客又黑进了什么卫星系统居然查到了自己的准确定位?

端木本想问个清楚,却看到眼镜的头像已经暗下去了。这家伙还真是自说自话。

但是在夜幕降临之前去喝杯咖啡也许也不错,端木看着被屋檐半掩的夕阳,摸了摸自己的胃。如果那家店提供晚餐就更好了。

于是他顺着眼镜指的路,在第二个路口的对面看到了一家咖啡馆,挂着的牌子有优美的艺术字体写着“Milk Dipper”。

端木推开门便听到了悦耳一声“欢迎光临”。嗯这种程度的日常用日文对于前·阿宅来说可是小菜一碟。他抬起头看到柜台里坐着一位端庄秀丽的女子,正对他投来如水般温柔的微笑。他的脸不由微微发红,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下,把视线转向店里的其他摆设。一个摆在店中间平台上的黄铜色的旧望远镜很快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为什么一个以牛奶为名的咖啡屋要摆上望远镜呢?如果灵灵在的话一定会充满兴趣地开始推理背后的故事吧。不过现在的端木可只想点餐,慰劳一下已在咕咕叫着的胃。

“这里是您的点餐。”随着蛋包饭一起被送上桌的,还有一杯热腾腾的的咖啡。

“对……对不起,我没有点咖啡?”端木有点怀疑自己的日语是不是太糟糕了,连美女店员都没听懂。

“不,这是赠送的,请品尝一下我们店的咖啡,都是满怀着爱意泡制出来的。”爱?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但看到眼前那真诚的笑脸,端木便没再多问,点头说了声谢谢。

咖啡入口首先是浓郁的醇香,既不是很苦,也没有甜腻到盖掉本身的香味,一口咽下仍有苦涩和甜蜜的味道流连在舌尖。这和自己以前喝过的任何一种咖啡都不一样,端木惊讶地抬起头,看到美女店员坐回了柜台中笑吟吟地看向自己,不由微笑了起来,点头表示敬意。

就在他飞速吃完饭,继续品尝咖啡的时候,店门突然被撞开。

“啊啊啊啊啊……”一个少年惨叫着摔在地上,一个巨大的竹筐从他头上掉下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良酱!你还好吗?”美女店员惊叫一声跑到少年身边关切地问。

“姐……姐姐,没事,只是骑车到隔壁的时候不知从楼上哪里掉下来一个筐子,没刹住车一头撞进来了,呜……”

“可怜的良酱,又这样倒霉呀,”姐姐伸出手抚摸着少年凌乱的头发。

又……这孩子总是这么倒霉吗?端木不由有点同情起来了。明明是个眉清目秀和他姐姐一样让人如沐春风的孩子,却霉运缠身,命运还真是不公。

名为良太郎的少年终于站起来,看到店里唯一的客人正扭头注视着自己,不好意思地鞠躬说了声对不起打扰您了。

端木也有点尴尬地对他笑笑,移开了视线。

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咖啡的温度,也许是因为蛋包饭的美味,也许是因为姐弟俩互相嘘寒问暖的背景声,也许是因为吊顶上挂着的星星和被花团簇拥着的望远镜,这个小小的咖啡屋给端木一种……类似于温暖的感觉。

眼镜还真推荐了一个好地方啊,端木想,等她上线了一定要问问她是怎么知道这家小店的。下次,如果有机会的话,带上灵灵,带上青山,还有阔海和柯胜他们,一起来这里细细地品味用心煮出来的咖啡。恩,一定要让青山请客,包括大家一起来日本的旅费,反正他欠了自己一个人情。端木不由微笑起来。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