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龙骑中之人CP]四次须贺路过摩天轮,一次他乘坐了上去

1.

龙骑拍摄到三十多集的时候,摄制组要去游乐场取景。

虽然天气预告说会有阵雨,为了赶进度,监督决定从天一亮清早就开拍。上午紧锣密鼓的拍摄还算顺利,但是快到中午还剩最后两个cut的时候,忽然风云突变,狂风裹着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

不得不暂停拍摄,工作人员们三三两两躲在路边亭子里等待阵雨结束。

须贺松田和饰演优衣的杉山彩乃三人坐成一排,享受难得忙里偷闲的休息时间。他们在三十多集密切合作中已经培养出很好的感情,连经纪人都很识趣地没有打扰他们。

 

“这雨也来得太快了,刚才跑慢了点就被淋了一身,幸好我这衣服是深色的湿了也看不出,要不一会儿雨停了你们开拍我还得去找地方烘干衣服,耽误拍摄进度怎么办啊,”松田一边看着外面的暴雨一边轻松地说。

“那可要感谢莲的衣服都是深色的呀,”彩乃点点头。

“哈哈,那倒是。真是的为什么轮到我拍摄的时候就下雨了啊,你们俩之前又是划船又是玩游乐设施的,天气明明好的很。”

“诶呀呀,松田君这是吃醋了吗?”

一直没插入两人对话的须贺在一旁水喝到一半听到彩乃的话差点呛到。

“哪,哪有!”松田连忙岔开话题,“……好吧我确实很羡慕你们可以在工作时间顺便玩游乐场啦,为什么我只能在下面看着,都是莲那个木头的错,干嘛那么闷啊,”说着说着松田的语气中都带了点哀怨。

“是啊,最近又是剧场版又是TV的拍摄,都忙死了,真没想到还会有机会来游乐场玩呀……虽然划船还是很累,对吧须贺君?”

突然被点名须贺愣了一下,慢半拍才反应过来回应:“啊?哦,是啊,还得自己手划……不过还好啦,只划了不到十分钟。”

“辛苦了呢,須賀っち[注1],”松田拍拍须贺的肩膀以示慰藉,须贺已经很习惯于来自于对方的接触,很自然地转头对他以微笑回报。

“但是好可惜呀,”坐在松田另一边的彩乃并未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她抬着头看向远处,举起一只手,“要是能去玩那个就好了,好浪漫的。”

顺着杉山的手指着的方向,松田他们看到了这个游乐园标志性的摩天轮,矗立在天地之间,即使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中依然缓缓地运行着,仿佛什么都无法影响到它。

“浪漫什么的,要等你有了男朋友,和男朋友一起去才对吧,我们可一点都不浪漫,”须贺笑着说。

“男朋友呀,我的他在哪里呢……”彩乃双手捧脸痴痴地看着摩天轮,毕竟还是妙龄少女,很轻易地就被唤起了那颗粉红的少女心,陷入了美妙的幻想中。

看着彩乃像个普通的女孩子的模样,两人仿佛也被感染了她的幸福,他们歪过头看着彼此,默契地谁都没有再开口,只是相视而笑。

 

2.

又是这个游乐园……不过是一周后,须贺又跟着摄制组来到了游乐园为龙骑剧场版取景,只不过这一次拍摄的搭档换成了个更加年轻漂亮的女演员,玩的游乐项目也比上次多了好几倍。

但是须贺心中叫苦不迭。虽然嘴上不肯承认一直在硬撑,他本来就对游乐园那些激烈的项目犯怵,这次果然还是不得不把所有的惊险项目都玩了个遍。监督拍下的真司那些受惊害怕的表情,不仅仅是须贺的演技,有一半都是真情流露。

共演的加藤夏希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而且只有18岁,胆子却一点都不像普通的小女生,简直和她所扮演的角色美穗一样无所畏惧,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顶着炎炎夏日一条条拍摄的时候,须贺不禁开始怀念一周前的那场阵雨。那次不仅托下雨的福在繁忙的日程中有了个难得的休息,而且下雨带来的凉爽使得那一天的拍摄过程都很舒服。用纸巾小心地不碰坏化妆吸着汗,须贺忽然觉得顶着狂风和雨水拍戏也比现在这种在太阳底下拍个十分钟人就要被烤熟的天气好多了。

至少刚才那场戏就不用因为冰淇淋化完流了一手都是而反复拍了好几遍,最后还是用棉花来代替冰淇淋拍摄,监督说其余的就交给后期了。[注2]

 忙了大半天游乐园的拍摄终于结束了,接下来还要赶另外一个场地进行拍摄。在工作人员们忙着整理器械的时候,演员们终于有时间稍微休息一下。

看起来很成熟的夏希此时终于像个十八岁小女生一样,叽叽喳喳地和经纪人小姐聊着天。须贺在旁边喝着水发呆。

“……须贺桑你说呢?”夏希忽然叫须贺的名字。

“恩?什么?”须贺刚才想着别的事没听见美穗说的话,很不好意思地请求重复。

“我说真遗憾为什么没有乘坐摩天轮的戏份呢,明明是约会的最佳场所,我想美穗一定想和真司一起去坐的吧。对了还可以坐到半空中的时候忽然被monster袭击,这样就能上演真司英雄救美啦!”

“喂喂要去你们去,我可不想爬到摩天轮上拍打戏,”坐在旁边的高岩成二忽然插了一句,大家都笑了起来。[注3]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高岩桑恐高,”夏希连连道歉,高岩笑着表示我是开玩笑的没关系的。

须贺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也是恐高,要不为什么之前坐过山车的时候真的受到惊吓了呢。他不由抬头看了看摩天轮的高度,揣测自己如果坐上去的话会不会两腿发软?

 

一天的拍摄结束之后,回到家中的须贺刚洗完澡就听到电话铃响起。

“哟須賀っち~今天和美女约会感觉怎么样啊~?”

听到熟悉的欢脱的声音,须贺不禁翻了个白眼:“你也在三伏天去过山车转上几圈试试啊,下来之后晕得旁边是男是女都搞不清了。真不明白为什么总有那么多游客排长队要去玩,都是自虐吗。”

“哈哈哈别这么说,总有人是真喜欢这种刺激的吧,”松田爽朗地笑着,然后换了八卦的口气:“话说今天有没有坐摩天轮呀?”

“你明明看过台本上没这一项……但为什么又是摩天轮?为什么每个人去游乐园都要提到摩托轮啊?”想到这两次彩乃和夏希不约而同地都用憧憬的语气说起摩天轮,须贺不禁有些不解。

“诶你不知道吗?情侣圣地呀,那里刚被评为东京最浪漫的场所top10,说是站在最高的地方向喜欢的人表白,在离地面最遥远的地方,仿如梦幻一般……”

松田有磁性的声线意气风发地描述着,听得须贺一瞬间有种目眩的感觉,他赶紧收拾了下情绪,毫不留情地吐了个槽:“越高的地方越浪漫的话为什么不挑飞机上表白啦!”

“喂喂别这样像莲一样不解风情嘛,”松田笑着说。

“莲?反正莲是不会陪真司去坐摩天轮这种东西的,”须贺斩钉截铁地下了定论。

“是吧……”松田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变得很坚定,“但是我愿意。”

须贺噎住了一般不知道该接什么样的话,但是有种甜意慢慢从心中沁了出来。

 

3.

龙骑的拍摄已经进入了尾声,为了回报观众们的支持,东映在游乐园办了一个小型的event。

在观众们的围观加油之下,主要演员的须贺松田等人有时组队有时对抗,一起玩了许多诸如碰碰车卡丁车一类的小项目。很让他们意外的是,观众中不止有许多小朋友和家长,还有部分年轻的姑娘们非常显眼地站在一堆卖力地给他们鼓掌加油。

看着那边的女生们,须贺轻声感叹居然会有这么多年轻女孩喜欢看特摄剧。

“那是,要不为啥找我们这些帅哥来演,”松田自信满满地向那边挥手,引来阵阵尖叫。

须贺早已习惯了这家伙的自信心过剩,跟着他向观众们致敬。虽然不是第一次参与这种见面会了,但面对台下观众的热情,不太习惯这种场景的须贺脸上仍然微微发热。

 

和观众们近距离接触的活动时,观众小朋友们被安排成一组一组地和“真司”与“莲”一起拍照。

很有趣的是,围着“莲”的小朋友年龄层普遍比“真司”这边的要高一截[注4],有工作人员笑着说真是一眼看出两位主角受众层次的区别,松田很骄傲地向须贺比了个“赢了”的动作,须贺不动声色地在心里吐槽这家伙是小孩子么,连这种东西都要比。

 

其实须贺也明白这部剧播出之后夜骑的人气要远远高于作为主角的龙骑,要说心里没有嫉妒过那是假的,连须贺自己一开始也不太喜欢城户真司这种天真的笨蛋,除了人好和有干劲以外简直一无所长,一点都不像人们心中的“英雄”应该的样子。但是慢慢地须贺发现自己开始羡慕起真司这样的性格,不需要费脑筋来烦恼各种各样的事,只要认定了方向勇往直前就好了。这是须贺做不到的事情,他总是想太多,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把什么都放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想,就算是和最亲近的人在一起也有很多事情无法说出来。

 

“两位一起工作的这段时间,真的感情很好呢。那么两位以此为契机,是否会成为一生的朋友呢?”在talk环节须贺有点走神,忽然听到主持人抛过来这样一个问题。

须贺愣了一下,他觉得很难开口回答这样的问题,他并不喜欢面不改色地对公众说谎,但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露出任何疑点的,所以他能做的只有用力的点头称是,少说就能少错。

“当然!但是我想我们两个在工作方面可能很难再经常在一起。所以,大概会以私下的交往为主吧。”

等等不用说的这样清楚吧?须贺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听到台下女生们的尖叫声,他觉得自己的从耳根开始发热起来。

“就像真司和莲一样吗?”女主持人兴高采烈地追问。

“没错,就是这样,要向真司和莲看齐嘛。”松田毫不犹豫地回答。[注5]

台下观众的鼓掌声如波涛一般此起彼伏激烈非常。女主持人笑着说看大家都这么相信你们呢。在这种热烈气氛中,须贺有点晕晕的感觉,看了看松田坦然微笑的表情,再看到女主持人咧开的笑脸几乎有种大家都在祝福他们在一起的错觉。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须贺很清楚自己绝不能被这种美好的气氛所欺骗,但又忍不住沉溺于其中。管他呢,未来会怎样等以后再说吧。在那一刻他抛开了心底深处一直存在的不安,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talk结束之后是一段皮套战斗表演。站在后台看着龙骑和夜骑在舞台上对战,松田戳了戳须贺指着远处的摩天轮:“須賀っち你看这是不是很还原剧里龙骑vs夜骑的那一场?”

须贺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须贺忽然开口:“希望不会再重来一遍。”

?松田没明白须贺的意思,正要问的时候被其他staff打断了。

 

直到那天的event结束之后,收拾好东西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摩天轮发呆的时候,松田突然想明白须贺那句话的意思是希望不会再有真司和莲的对决了。剧集的拍摄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没有人希望看到最后的决战是发生在真司和莲之间,那一定会让人心碎的。

 

4.

四个月后……自从拍完假面骑士之后,须贺和松田接到的片约剧增,每日的工作安排都非常紧密,很少有休息的时间,自然也难得见面。

一开始隔两天还会打通电话,后来连电话都越来越少,越来越短了。

有时候当须贺看到马自达发来问今晚是否有空的短信时,已经迟了两三个小时,就干脆不回复了。

就这样两人的关系慢慢淡下来。

 

终于两人都有空的休息日,他们一起去了游乐园。

平时约会的时候一向就是去居酒屋喝酒,还有去旅馆,很少去其他场所。一方面是因为须贺不像松田那样兴趣广泛,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好去,另一方面是因为本来大家就忙,所以要抓紧时间不是么。

这次去游乐园是松田提议的,他在电话中说想换换心情,去好好地玩一玩吧。须贺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反对。居然没有像平常一样被拒绝提议,松田的声音都带上了雀跃。

松田以要补上之前来这里拍戏好几趟都没时间玩为理由,拖着须贺玩了很多刺激的项目。坐上过山车的时候松田比前后座的小孩子们看起来都兴奋,高速下降的时候叫的比谁声音都大,紧紧地拉住旁边身体僵直连声音都发不出的须贺的手。结束之后松田连呼过瘾,须贺走下座位脚下一个趔趄,才发现自己腿都软了,幸好松田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没有摔倒。松田担心地问没事吧,须贺想不都是被你害的拖我来玩这种东西,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从松田手中抽回自己的胳膊。

看到须贺没什么问题,松田笑了笑,就开始左顾右盼地物色下一个要玩的项目。须贺忽然有种带了个小孩子来玩游乐园的错觉,不由有点后悔为什么要答应他。但是静静地看着松田开心的表情,他咽下了拒绝的话。

“去那个怎么样?”顺着松田的手指,须贺看到了那个摩天轮,他不由愣了一下。

看到须贺皱起的眉一副为难的表情,松田不由有点疑惑,他想了一下,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难道……須賀っち恐高?”

“……恩。”须贺点了点头。

“哈哈难怪呢,之前就觉得奇怪了,你碰到高空项目都不太愿意玩,原来須賀っち和高岩桑一样恐高呀,不愧都是龙骑,真有缘分哈哈哈,”松田笑得很爽朗。

须贺挤出一个笑脸,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垂下眼脸。

他很庆幸松田帮他找出了一个借口,而真正的原因只有自己心知肚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恐高,我只是不想乘坐摩天轮罢了,那个情侣的告白圣地,它不属于我。

 

在那一天的最后,须贺向松田提出了分手。

“为什么?”

“我们现在都很忙,没什么时间见面,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要瞒着经纪人瞒着家人瞒着记者的眼线……我已经很累了。”

他避开了与松田的对视,他不确定在那一瞬间的视线交错之时是不是在松田眼中看到了眷恋、痛苦、还有失望之类的情绪。但是出于须贺的意料,松田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激动地反对,而是静静地看着自己。

“你后悔了吗,須賀っち?和我在一起?”

“不,不是后悔,只是……”须贺绞尽脑汁地想用什么样的词汇来表达,最后开口:“只是,我们不可能永远都是真司和莲。”

总有一天要迈开脚步向前走。

作为演员,我们不能永远停留在一部片子中。

作为社会人,我们无法随性而为。

既然总有一天会分开,那不如在还美好的时候早早结束,至少彼此心中只会留下美好的回忆。

须贺不知道松田能不能明白自己的想法,他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不知道能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想法。但是至少他不希望松田误解,他并不是因为不爱而提出分手。

 

看着须贺忧伤的表情,松田温柔地笑了。

我明白了,須賀っち。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須賀っち。

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时间,我真的很开心。

谢谢你,須賀っち。

 

……谢谢你,まっすん。[注6]

 

5.

转眼就过去了十年。

从工作上忙忙碌碌到平平淡淡,须贺几乎已经忘了十年前曾经的风光。

踏踏实实地接下每一个不论大小的工作,认真地生活,不再去想那些让人迷醉的名和利。

直到从东映那里发来的龙骑十周年卡片BOX企划邀约,将他再一次带回了那个年少轻狂的岁月。

从东映的大楼里走出来,须贺绕了个道去了城市另一头的游乐园。

多年未来,这里依然和回忆中一样游客众多,年轻的情侣们、带着孩子的家长们、青春少年少女们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随着人流走了一会儿,须贺停下了脚步,抬头凝视。矗立在眼前的是熟悉的摩天轮,和十年前一样色彩鲜艳,仿佛时间未曾在其上留下痕迹一般。

须贺踌躇了一会儿,走向售票处的队伍。

这是他此生第一次乘坐摩天轮,他终于确认自己已经不恐高了,抑或是从来都没有恐高过。望着脚下如同玩具模型一般的游乐场,他眯起眼睛努力辨认各种游乐设施,那些承载着点点滴滴记忆的设施,那片印着他们一起走过的脚步的土地……

在东京的最高点,须贺在十年后第一次为了两人在一起的岁月,流出了眼泪。

END

 

注1:須賀っち是须贺的昵称,龙骑剧组里至少松田和高野常这样称呼他。

注2:用棉花代替冰淇淋拍摄一事可见剧场版making。

注3:Mr.平成骑士高岩桑有恐高症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他依然拍了很多高空动作,向他致敬。

注4:有图为证

注5:这一段访谈对话搬自当年event的report,是确实存在的,我只是做出了不同的解读。

注6:まっすん是松田的昵称,大概是粉丝捏造的,没发现任何证据表明须贺曾这样喊过松田,他通常用松田君这个称呼。

 

依然是老文,文力枯竭之前的最后一个千字以上的短篇。格式是欧美圈常用的5+1,当然因为想不出那么多次所以缩成了4+1.

即使十年不发糖,我依然爱着莲真的中之人组。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