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龙骑中之人(MS)同人本剧情repo

社团 GIVE ME
MS角色cross over小说本
 《MS-CROSS OVER》

 本子repo:
 忽然发现还有一个MS本,也是角色crossover的本子,目录里赫然有两篇是松田X须贺+莲真司、矢野X高木+莲真司这样的CP,于是就翻了一下。

MS+莲真:
 笑死我了还真有人写这种设定啊!我一开始还以为莲被马自达NTR了没想到居然是(哎?)而且还是专门在工口的时候互穿哈哈。

 一开始就是马自达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穿到龙骑世界,而且是最后一次loop之后没有来打的世界,他和真司一起住在花鸡,真司对自己的态度非常暧昧。于是晚上在真司无意识的诱惑之下他没忍住就推了真司,真司表示莲你今天和平时不一样为什么那么温柔。
 然后画面一切(场景切换我看了半天才搞懂是怎么一回事www),莲醒过来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真司,抚摸他前戏什么的真司醒过来也很配合,但是莲总觉得真司的感觉不太一样,做的时候莲和平常一样有点强硬不太顾及对方感觉,口中忍不住念着“城户”。没想到听到这个名字的“真司”忽然暴躁了起来,一把推开他很不满地表示你为什么做的时候喊这个名字,为什么不喊我的名字。莲呆呆地看着这个和真司长的一模一样却完全不一样的人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画面切到另一边的松田明知对方并不是自己恋人,看到他羞怯(?之类反正就是无意识魅惑的样子)忍不住推倒的过程(反正是正常的H)
 一会儿又切到莲和须贺比较强硬的H戏,他不但没有回答须贺的质疑就强上,好像还逼迫对方给自己口之类的咳咳。S口中喊着呀买呆当然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咳咳。
 然后两边做完都睡了,再醒过来的时候莲听到真司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大概是继续做的时候和松田的谈话),然后真司说你刚才好温柔之类的,瞬间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然他还是以为刚才自己是和其他世界的真司在一起,并不知道那个是真司的演员。他压倒了真司问刚才那个长的很像我的家伙抱了?真司莫名。我只是离开了一会儿你就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了?(哈哈哈这句是我半脑补)真司继续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够了那我就让你的身体想起来。(仍然半脑补)真司发出凄惨的叫声(并不是)
 此时松田呆呆地看着须贺,确认这次确实在自己的家,想着刚才自己居然梦到和须贺演的角色H并且发自内心爱着他,不由笑了起来。他抱住身边的须贺,忽然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须贺的身体上有还未干的白浊液体,难道刚才的并不是梦?他很确定刚才入睡前并没有和须贺做什么,而现在须贺身上的痕迹都说明发生了什么,难道是那个家伙,那个莲染指了我的须贺?!想到这里松田一股醋意涌了上来。这时须贺醒了过来主动亲上松田,松田看着脸微红的须贺心里想着好可爱!须贺有点害羞地说你刚才好坏,真是很久见到没有过了。看着这样的须贺,松田感到自己的理性之弦崩断了,他说着“那边更加坏决个胜负吧!”须贺“啊?”“还没到早上,莲和我哪个更加坏现在就来决一胜负!”须贺“哈?等一下...唔”然后后面的事情不用写出来我们都知道了www

 --------------------------
矢野X高木+莲真司:
 这个其实更喜感。故事发生在03年8月,两人在拍恋爱战争的时候,马自达本来很激动又可以和须贺一起共演了,没想到戏份不在一起甚至没有在剧组里碰面的机会。这天马自达接到一个staff的电话说须贺喝醉了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据说你们俩很熟能麻烦你来把他送回家吗,马自达就跑去了。好像是抱着醉的不省人事的须贺,马自达走到了一个公园想休息一下,忽然听到须贺的声音,他低头看看发现须贺明明没有醒啊是自己幻听了吗,但是又听到了,而且这次很明显是从别的地方传来的。他左右搜索发现不远的树丛里有两个人,想着哎这种时候还有人打野战啊,此时他听清楚了那两人互相称呼的名字是矢野和高木,与自己最近戏里扮演的角色一样的名字。他急忙把须贺弄醒,给他指树丛里的身影,须贺刚醒过来有起床气啦www说你好烦哦打野战有什么好偷窥的。松田赶忙解释你听他们的声音和他们的名字。须贺仔细一听不由也呆住了。
 然后两个人就在那里偷窥啦,听着那边自己的声音传来这样那样让人脸红的对白,好羞耻但想搞清楚怎么回事的好奇心使得他们留在那里。
 矢野挺鬼畜的发出了很多让人羞耻的命令,又是要对方给自己口啦又是要他自己动啊之类的。在他的调教之下高木说出了“求你的框框插进来”这样的台词,松田顿时被雷劈一样觉得自己忍不了了。
“很想要吗?那就自己坐上来吧。”和松田一样的声音这么命令着。另外一个身影动了起来立起上半身正好进入了路灯的光线范围,松田呆呆地看着和须贺一样的身姿裸着坐在另一个人身上,风情万种。须贺推着他说从我身上离开,松田表示被他们发现怎么办,须贺指了指松田的下半身他才发现自己竖小帐篷了。大概是因为工作忙碌没时间见面禁欲太久,他终于忍不住开始对须贺动手动脚,不顾须贺的抗议。
 于是就这样两对在树丛中,矢野那边这种言语主导,高木各种配合,这边的两人也跟着一步一步做下去。
 然后他发现须贺也对矢野的各种强势的台词有所反应,指出这一点的他果断被须贺打了www
两边的doubleH蛮香艳的可惜我描写不出来。比如说矢野那边进入一个指头的时候松田也一根插入,矢野增加到两根时松田也跟着。当矢野插入三根问高木“感觉很好吧?”时,须贺居然恍惚着回答“感觉...很好...”。最后四个人也是在同时高潮,然后昏睡过去。
 马自达是被须贺叫醒的,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睡在空地上,须贺明显已经酒醒了,很坦然的样子感谢了他来接醉酒的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马自达想着自己居然做了那种梦,看到刚刚演过的角色之间的H,居然有这样的妄想,太羞耻了无法说出口。两个人站起来要走的时候须贺忽然一个趔趄,马自达赶忙扶住他问没事吧,须贺说忽然站起来有点晕,然后抽出马自达抱着的胳膊往前走,马自达有点困惑地看着他因为喝了酒而泛红的脸颊,追了上去。
 一阵风刮来吹起须贺脸旁的头发,马自达清晰地看到他白皙的脖子上有点点红痕,颜色上看来都是刚搞上去的。那位置和形状都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模一样,难道那些都不是梦?马自达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
《12分间的密室》莲真+???

 这篇的梗很有意思。

 据说这个世界上,同样相貌的人会有三个,所以在日本一亿两千万人口中,遇到一个两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也是很正常吧。
 真司难得放假,缠着莲要莲陪自己出去逛街,说是总编的要求说自己穿的太不正式了,要莲陪自己买西装什么的。莲自然是一口拒绝不论真司怎么撒娇,最后真司说哪里新开了一家冰淇淋店要请莲去吃,说出口后莲用看小孩子的眼光鄙视地看他,真司也觉得自己好蠢,但是莲开口居然是同意,真司又惊又喜。当然,买衣服也好买冰淇淋也好都是莲垫钱www

两个人去了一个商业大厦逛街,买了些生活用品也吃了冰淇淋,路过顶层的时候真司望着楼顶摩天轮想拉着莲一起去坐,当然被莲拒绝了“两个男人去坐这个好恶心”,真司虽然恋恋不舍但只好作罢。然后就去服装部那边。真司看到一家店的衣服不错就进去挑这挑那的,莲问他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真司说买衣服啊,莲指着店里说这边的衣服都和你平时穿的差不多都是休闲类的,是总编要求的正装吗,真司只好承认自己的目的就是想买些夏装,并不打算买正装(那只是一个想说服莲陪自己的借口),莲无情地转身说我回去了就走,真司急忙追着他。

 真司不小心撞到一个拿着大包小包的人,帮他捡起东西道歉之后就不见了莲的踪影。而且这个人虽然戴着帽子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真司没有多想。
 到处找莲都没找到,踏上去顶层的电梯后听到商城的广播“迷路的城户真司小朋友请注意,您的朋友秋山莲正在XXXX等你”,真司很高兴莲并没有自己走掉而是在找自己。到了顶层正要转向下楼电梯时胳膊忽然被人拉住,是穿着黑色大衣的莲。
“等了你好久了哦~”看着莲温柔的笑脸真司有点呆。然后莲拉着他往前走说“不是说好了坐摩天轮游览车吗”,真司就更傻了,但是“嗯嗯!”心里好高兴。
 摩天轮那里有提供拍照的业务,莲开心的说我们也来拍一张吧,然后说哦不对你不喜欢被拍照的,你一般都是拍别人那一方。真司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而且莲也从来不用boku这种自称,还在疑惑的时候摩天轮排到了,两个上去门关上,“莲”转过头问你怎么了记忆了问题吗?高木?

 然后切到另一边,莲等了半天真司都没来的时候是想一走了之的,但是想到自己一个人回花鸡之后优衣肯定又要责备自己(至少是以这个为理由),想想还是去找一找他吧。到了最顶层之后电梯门一开就听到一个低低的声音“好慢哪”,莲看到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倚在门边的真司。正想说“到底是谁害的”,忽然注意到这个真司穿着的衣服和一起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没那么休闲也更有品味的多。换衣服了吗?看到露出疑惑表情的莲,“真司”皱了皱眉说不是你想要坐摩天轮的么刚才电话里面说在这里碰面,怎么又不想坐了?莲更加确定自己的疑惑了。看到对方没反应,“真司”说喂你在听我的话吗矢野!
“我不是什么矢野。”
听到这话的“真司”露出了警惕的表情。这种反应,果然不是本人啊,莲想。
“我叫秋山,你是谁?”(你看看果然和笨蛋组合不同,这边很快就搞清认错人了啊www)

 摩天轮上的真司和矢野终于搞清了对方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互相做了自我介绍。看着矢野温柔的笑容真司心中感叹虽然有着同样的脸但性格果然差的很远,莲就不会有这样温柔的表情。两个人很快就聊起来了,说起了自己相方的事。真司说莲大概已经等得不耐烦先走了,矢野说但是你们是朋友不是么?还是说,是恋人?真司慌忙避开对方的眼神,恋人什么的大概不算,并不是那么甜蜜的关系。(我估计还是没互相表白就搞上的炮友关系www)
 然后矢野不太舒服的样子,说自己有恐高症。真司有点疑惑既然有恐高症为什么要坐摩天轮啊,是高木桑非要坐吗?矢野说不,是我拉着他要来的。真司更奇怪了。矢野说游览车不是一个狭小的密室吗,这样的话就没有地方可以逃了(喂矢野你个腹黑的到底想对高木做什么啊!)

 下了游览车之后真司看到了莲在门口等自己,正想给他介绍矢野的时候回头却发现矢野不见了。莲说那个人和刚才和我在一起的人一起走了。“走吧。”“哎?去哪里?”“摩天轮”!!“好,好呀!”真司意外地惊喜莲居然主动提出一起去坐摩天轮,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追上莲一起再排一次队伍。
 摩天轮那里的staff大概都看傻了怎么这俩人又来坐了啊。进去之后真司各种大呼小叫的喊可以看到ore啊天气真好啊风景真好啊之类的。莲忽然问你为什么想和我一起坐这个,真司先顾左右而言他找理由,最后说因为莲你从来没有坐过这种东西啊,这是你的第一次嘛。而且我们以后还要继续战斗下去,莲也不会再有时间来做这种放松的事情了吧。真司喜欢莲,但是这句话他永远也无法说出口,大概莲也是一样。
 真司问莲感觉怎么样。莲回答“并不坏。”
是的,并不坏,这种狭小的空间里,拉近两个人之间距离的感觉。
 莲忽然把真司拉过来,抱住他。
“别在这里...会被别人看到的。”真司害羞。
“这种地方不会有人看到的。”他们也看不见前后的游览车里的人,所以莲说的没有错。
 然后莲就趁着摩天轮降落前的最后两分钟亲吻了真司。
“在摩天轮中kiss也是我的第一次那,城户。”

两人要离开大厦的时候,真司又在服装店门口撞到了一个人,再次表示对不起之后擦肩而过。
“看来是找到了呢,太好了。”真司没有注意到耳边飘过的这句关西腔的话。
 那个人进服装店和另一个戴着帽子的人打招呼然后两人一起走了出来。
“怎么了?你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嘿嘿,看到了有趣的事情。”
 “说来听听?”
 “好啊等会儿告诉你。我们现在去哪里?”
 “饮茶店?”
 “嗯等等...
我们一起去坐摩天轮吧,须贺chi。”
那里是代表缘分的地方。(大概)

end

 ----------------------------------
《Fragrance》矢野X真司、莲X高木
 没错我就是冲着这神奇的互相NTR看的这篇www 这篇里的莲有点那啥其他人感觉还不错。

 开头是高木和矢野吵架了,好像是高木吃醋吧然后就气呼呼的一个人去工作(室外摄影)。把仪器架好之后高木发现视野中有个黑色的身影一直挡着画面,走过去才发现是矢野(其实是莲),高木心中那股气一下子就消了拉住他的手要他跟自己走,莲也什么都没说跟着走来到了一家旅馆...

另一边矢野也在为和高木吵架而后悔,想去找高木走到一个大厦底下时忽然看到一个青年跑了过来面对玻璃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他激动地抓住了对方的胳膊“高木!”
不顾对方呆呆的样子,矢野不停地道歉请求高木原谅自己。真司连忙解释你搞错了吧我不认识你,被矢野当成高木还在生自己的气。真司发现镜子里monster的气息消失大概是跑掉了,没防备的时候忽然被矢野抱住然后kiss了。
 嘴里没有烟草的味道...矢野终于察觉到面前的这个人不对劲了。
 放开了对方问你是谁?真司说我早就说过你认错人了我是ore新闻社的记者城户真司。矢野对自己的所为表示歉意并且很惊讶居然有和高木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为表示歉意矢野带真司去自己的事务所喝茶,两个人聊了起来自己的相方。矢野表示可惜高木身为摄影师不喜欢被别人拍照没有他的照片给你看,真司也表示可惜莲不让自己拍他的照。然后真司拿正好带着的数码相机给矢野拍了一张说要拿回去给莲看。真司描述莲的性格时让矢野觉得很好奇,长的和自己一样但是性格和高木差不多的人,真是难以想象呢。期间矢野讨论到什么的时候流露出严肃的表情,真司看着想这样的表情果然和莲一模一样呢。

 然后这边到了旅馆里高木很主动地脱了自己的衣服抱上莲。莲就默默地听他说配合的动了起来,而且很快就掌握了主动搞的高木欲仙欲死(下略H前戏N段)。进入高木体内之后两人深吻,高木才注意到香味不一样。这人口中烟草的味道和矢野抽的烟完全不一样。看着身下露出警惕表情的人莲吊起了嘴角冷笑“你终于察觉到了。”高木质问你是谁要推开他,却被莲以绝对体力优势制住并且挑逗敏感带,一边做一边回答我叫莲。很快高木就失去了力气陷入情欲之中。
“感觉很好嘛,被不认识的男人抱着的时候。”
 “你是矢野...这样就可以了。”
听了这话的莲皱起了眉“我不是矢野”
 “你就是...矢野”
 “不对!”莲勃然大怒,拔出自己的XX,高木因为得不到满足而喘息。莲顶着高木的菊花问“我到底是谁?”高木依然嘴硬说你是矢野。莲愤恨地狠狠捅了进去继续把他做了个乱七八糟,但无论莲怎么逼他就算高潮中他都坚持不肯喊莲的名字。
 万事后两人各在床头床尾抽自己的烟,莲开口问他的名字,高木回答痛恨着你的人的名字有必要知道么,莲说你很顽固,高木“彼此彼此”。然后莲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笑意,看着他这温柔的表情,高木想这家伙还是有点像矢野的。
 这时莲忽然好像听到了什么似的警惕地站起来盯着墙上的镜子。正要走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万yen放在桌子上说这是付给旅馆的费用(一万yen一次啊真司你做15次就能还清欠款了哦/不对)。出门前说了句“带我向矢野问好。”“谁会这么做啊!”高木吼回去。

 那个奇怪的人走了之后高木掏出手机给矢野打电话,矢野不停向他道歉,他也向矢野道了歉。然后约在矢野家见面。高木说“想见到你”矢野表示很意外因为高木很少这么坦率地说出心中的话。

 打完monster后回到花鸡的真司遇到了莲,激动地掏出相机给他看那个和他长一模一样的矢野的照片,还竹筒倒豆说了他所知道的高木和矢野的事。
“这家伙就是矢野啊”莲喃喃地说。真司说那个高木和你性格很像哎blabla的,莲说我知道。真司好奇地问难道你见过他了?啊我也好想见他呀~~
花鸡里喝茶的手塚插话可惜我占卜过你不会再见到他们了。真司疑惑为什么,手塚解释大概是平行世界之类的偶然时间轴重合所以你们相遇,这种事再次发生的几率近似于零。真司自然没听懂手塚的解释,但是莲明白了。

“高木...吗。”
那个直到最后也不愿意叫自己名字的人。
 那个直到最后都不愿意告诉自己名字的人。
 再也见不到他了...
莲苦笑,摇了摇头。(真司你也终于被别人/你自己NTR一回哈哈哈哈)

 站在矢野的公寓前,望着天上的月亮。
 高木能感觉到莲的味道仍残留在自己口中。
 不会喊你的名字。
...莲
 绝对,不会喊出来。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