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KamenRiderWB#企划 冴子X真子片段

警告:性转、姐妹百合、肉渣

“早上好!”充满元气的真子推开店门,像往常一样向大家打招呼,却惊讶地发现店里空无一人。
“哎?虎子姐?琉璃酱?前辈?”经常玩消失的店长不在也罢了,为什么今天大家都不在?这不科学啊!
 满脑子问号把店里里外外找了一圈厕所也没放过,还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难道我被大家抛弃了吗?真子忧愁地闪过这个念头,然后用力地摇摇头——不可能的,店长虽然经常两三天不见人,但肯定会安排好店里的事务,绝不会丢下店里的工作不管。
 这时她终于发现,柜台最显眼的地方多了一张很大的白纸,上面好像还写着什么字?
“真子:接到紧急通知要去很远的地方进一批货,我和琉璃飞鸟要一起过去,晚饭前回来。今天店里就拜托你了哦~对了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把储藏室清理一下吧。 虎子留”
啊,果然不是丢下我不管啊。真子松了一口气。她并没有多想到底是什么重要的货需要那么多人一起去进,总之店长肯定会安排好一切,这是真子一直坚信的。
 摞起袖子,根据店长留下的指示,真子走进储藏室开始打扫收拾起来。

 哇这储藏室到底多久没清理了啊!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乱,好像什么东西都是随随便便堆在里面,有些地方很明显被翻箱倒柜很多次,有些地方则是积满了灰尘从来没人动过。但是店长的指示是一定要完成的,真子虽然无奈但还是鼓足了干劲,热火朝天地打扫起来。
 足足干了两个小时,没法说把储藏室打扫地多么干净,但至少东西被整理地井井有条,虽然有很多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东西,真子都没敢乱动。还附带收获蜥蜴干一条、散掉的玩具模型若干、还有封面看上去很奇怪的旧杂志一捆等等不知道该不该保留的东西,真子把它们装了一盒摆在柜台边等候店长回来发落,然后拖着一大包垃圾送去垃圾分类处。
 终于完成工作的真子又累又渴,奔去内室的冰箱拿了一瓶饮料,连味道都没尝出来就一口气喝完。把塑料瓶随手一放,正想回外面柜台,真子忽然觉得眼前的事物怎么都晃动了起来,而且还出现了重影。
 哎?这是怎么了?真子迷迷糊糊地想,但是脑子里面就像粘成一团似的怎么也转动不起来,她一抬脚,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一软便跪了下去,然后整个人都瘫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身边空空的塑料瓶上,赫然写着Alcohol的字样。店长做梦也不会想到真子误喝了自己用来解暑的低度酒精饮料之后(最近很流行的格瓦斯?),会不胜酒力醉成这样吧。

“叮铃~”大门被打开,一个穿着艳丽的长发熟女走进了空无一人的店面。
 如果真子没有醉倒在内室的话一定会热情地迎上来招呼,但是现在她只能失职地把客人单独丢在店里。长发女子冷冷地环顾四周,看到柜台旁那盒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由皱了皱眉。然后她也瞥见了柜台上店长留给真子的字条,读了上面的文字,不知为何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走到店面深处的小门旁,仿佛害怕惊吓到什么人似的,她轻柔地敲了两下门。
 没有人回应。
 难道那个粗心的孩子出门又忘记锁门了?被放置不管的客人并没有任何责备的意味,反而脸上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小门并没有上锁,作为常客,长发女子知道里面是个招待用的小客厅,便并未避讳什么,只是为了确认店里是否有人便推开了门。

 看清里屋的情景时,她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头发杂乱地束在脑后的少女倒在屋子正中冰凉的地面上,毫无知觉的样子。
 三步并成两步冲了上去,扶起少女软绵绵的身体,女子下意识地探向她的脸庞,确认到她有规律的鼻息时手终于停止了颤抖,此时她才意识到少女温暖的身体除了体温偏高之外,并无异样。
 少女身上汗湿的T恤衫、摞到手肘的袖子、倒在地上的空塑料瓶,女子很容易推断出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
 女子虽然知道并不是店主的错,但还是不由心中暗暗埋怨店长将酒精饮料放在显眼的地方。她很了解在店里打工的这个少女是如此不胜酒力,就算喝了一口低度酒都会发晕,更别提口渴脱水之时牛饮了一整瓶酒精饮料。
 轻轻地将依然昏迷中的少女抱起来平放在沙发上,用手指抚去少女额头的汗水,小心翼翼地避免尖利的长指甲剐蹭到她的皮肤,动作轻柔得像在拂去一件贵重的工艺品上的灰尘。
 虽然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来,这位长发的女客,确实是真子失散多年的孪生姐姐——秋山冴子。

 真子并不知道自己在寻找的姐姐其实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就在很近的地方。店长也好,新闻社的前辈也好,甚至同住的少年都知道那个黑暗世界中声名远播的千变女郎情报贩子,出于私人的理由对真子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视。只有真子对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世界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姐姐早已变成了自己认不出来的样子。
 冴子经常到店里来和店长做交易,当然是暗地里不为人知的那种。她一般是深夜才来,所以真子很少遇到她。偶尔白天有事来找店长的时候,冴子都会做好充分的变装,确保不会有人识别出自己真实的模样,就连两体同心的孪生妹妹无法从外貌上分辨出自己。虽然她也注意到真子曾经发呆地看着自己的身影,但是那个单纯的孩子只会以为是搞错了,绝不会想到姐姐会以这种陌生的外貌来见自己。

 坐在沙发的一头,让真子的头靠着自己的大腿,手指顺着真子的头发轻轻地梳理。冴子贪恋地望着妹妹无邪的睡颜,姐妹分离的十几年来,这是第一次和她距离如此接近。为了不把单纯无辜的妹妹牵扯进那个世界的混乱中,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渴求,只能远远地看着妹妹的生活,就算面对面也得假装素不相识。今天终于有机会触碰到妹妹,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不再需要继续掩饰心中深藏的感情。

 不知道是在睡梦中梦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情,真子不安地摇摆着头,紧闭的眼睑之中沁出了晶莹的泪滴。冴子心疼地搂着妹妹的脸,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关着的房门,低下头,轻轻地吻去妹妹挂在睫毛上的泪珠。
 仿佛在梦中也能感受到熟悉的体温,真子躁动的样子慢慢平息了下去。
 于是顺势一路吻了下去,从睫毛,到鼻梁,到脸颊,然后停留在因为喝了酒而异常红润的嘴唇。

 冴子对孪生妹妹所抱有的,是超越血缘相连的姐妹之情,更沉重的感情。她并不在意伦理世俗的约束,她唯一害怕的是这种感情一旦曝光之后,真子能不能接受,以及,会不会受到伤害。
 所以她一直都把这无法见天日的感情隐藏起来,除了那个在自己还未足够成熟的豆蔻年华便已经了解自己的合作伙伴以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而此时,在这个昏暗的小房间中,没有其他人,那个被视为珍宝的少女毫无防备地敞开着她的怀抱,冴子终于压抑不住心中汹涌的情感,忍不住做出了在心中早已演习了无数遍却毫无机会实施的行为。
 贪恋地吸吮着真子的嘴唇,冴子恍惚中想起了小时候从妹妹那里抢来的吃了一半的棒棒糖的味道,那是超越一切的甜美。但是还是无法满足,她开始往下移动,越过真子的下颚,顺着脖子,滑向锁骨……
鲜少被接触的地方感受到异样,真子在梦中发出一声难受的呻吟。耳边传来的这一声就如警钟一般,停下了冴子的动作。
 冴子看着真子胸前凌乱的衣襟,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做什么,狠狠地掐了一下手指,逼迫自己清醒过来,然后整理好真子的衣服,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今天来这里是为了找店长有生意,既然店长不在,自己也该消失了。

“姐姐……”
刚走到店面门口,从小房间内传来了真子的一句低声的呢喃,被冴子灵敏的听觉捕捉到,她猛地停下脚步。
 难道已经醒了?冴子闪到房间门口,侧身从半掩的门缝中观察室内的状况。
 真子伸着手仿佛是想抓住什么似的在空中舞动,双眼依然紧闭,冴子可以确定她又在做梦了。
“不要走…姐姐……”
这一次可以很清楚地听清真子在梦中说了什么,这句话仿佛一句咒语,冴子用自制力在心中建立的重重堡垒在这一瞬间轰然崩塌。
 返身走到店门口将open的牌子翻到反面,然后从里锁上大门,然后回到了真子所在的小房间。
 秋山冴子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妨碍。

 回到沙发边的冴子取下手上的假指甲,用湿纸巾擦手然后把假指甲包裹起来放进随身的手提包里。尖锐的指甲可能对真子造成的任何伤害都是不被允许的,冴子暗暗庆幸这次是装了假指甲,但就算是真的指甲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剪短吧。
 小心翼翼地解开真子衬衫上的扣子,露出锁骨下平坦光洁的皮肤,小巧的乳房在简单的布料遮掩之下若隐若现。虽然已经成年但真子依然像个青涩少女的体型,未经人事的样子。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景象,冴子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重新从真子嘴唇一路向下吻去,单手钻到真子背后熟练地解开胸罩带子,另一只手轻轻地抚弄只手可握的乳房。小小的茱萸不一会儿就在冴子的重点照顾之下渐渐挺立起来。真子经常为平坦的胸部感到自卑,但是冴子却是毫不在意,只要是妹妹的一切她都深爱,一只手便可以掌握的小巧胸部尤其可爱。
 在姐姐的爱抚之下,依然沉睡在酒醉中的真子体温进一步升高,脸上红的像要滴出血似的。
 看出妹妹已经进入了状态,冴子开始往下一步前进。右手沿着真子紧实的小腹向下移动,解开牛仔短裤扣子便像蛇一般熟练地钻进那片神秘丛林,很快便找到了目的地。手指像弹奏乐器一边时快时慢地拨弄着真子的秘密花园,满足地看到真子的身体随着自己的弹奏时而颤抖时而挺直,并且从口中泻出甜美的呻吟。因为是孪生姐妹所以不需要尝试便能本能地寻找到对方的性感带,知道如何才能给对方带来快乐。听着妹妹的娇吟,冴子脸上也显现出迷幻的表情,沉醉于其中。

 妹妹并不是第一次,冴子是知道的。几年前收到妹妹的来信中就说到谈男朋友初尝禁果的事情,虽然很疼但还是很幸福。收到这封信的那天冴子一反常态地跑到街上吹了半夜的冷风,被好心的宿主找回来之后足足烧了三天。
 但是妹妹的下一份来信中便哭诉了失恋的痛苦。真子那个笨蛋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对方要提出分手,而冴子是清楚的,男人只要一得手便不再会珍惜。
 所以冴子痛恨男人这种生物,她只会利用他们,但绝不会为他们任何一个人付出真心。
 就算是她唯一承认和其他人不一样的那个男性,她也无法对他的感情做出任何回应。

 为什么要选择男人?冴子一直都想质问妹妹。明明同是女人的我们更了解彼此,双胞姐妹的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男人能成为障碍。男人会伤害你,但是我绝对不会。男人会给你带来痛苦,我只会给你带来快乐,无上的快乐。
 但是冴子无法问出口,本来也许永远都只能远远地望着,将感情埋在心里最深的地方,用坚实的堡垒保护着,拒绝任何来自外界的碰触。
 这一次,大概是她唯一一次放纵自己沉醉于欲望之中,如果这是梦的话,希望永远也不用醒来。

-----------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夕阳透过店面的玻璃从门外射入房间,撒下一地金黄。
 真子睡眼惺忪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店里面的样子还和自己睡着前毫无变化,看来店长她们还没有回来。但是为什么竟然已经傍晚了?明明自己收拾完储藏室的时候才刚到中午,也并没有很困的感觉,怎么忽然睡着了一整个下午?
 这一下午的昏睡中发生过什么事,真子完全没有任何记忆,只是依稀感觉,好像自己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但是到底梦到了什么呢?真子歪着头苦苦地思索,不知为什么她有种如果忘记会很遗憾的感觉。
 这时“叮铃”一声外面的大门打开,然后是虎子的声音“哟真子,我们回来啦~”。
“虎子姐!”真子蹦下沙发,冲向门外。
 至于刚才的梦,反正如果是好梦的话以后一定还会梦到吧,到时候一定要牢牢地记住。
 乐天派的真子很快就把烦恼丢在脑后。
“晚上好大家~欢迎回来!”

-----------------------

除了姐妹俩以外的出场角色为其他人参企划的角色。

这篇其实是当年考驾照科目二通过的还愿文。因为当时幸运负抽到了最难的一项,绝望中求同是幸运负但是其他属性爆表的龙牙姐保佑,顺利通过的话就写她吃到妹妹。虽然这肉的有点渣,但好歹也是我第一次写成稿的肉(也是唯一一篇),希望姐姐别太介意咳咳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