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授权翻译][Chase/刚]The Children of Blindness 盲目之子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66355

 

作者:Mara

 

授权:

 

 

在隔壁DC家练了那么多翻译技能,终于能回馈本家来打圈啦~虽然没想到隔了这么久之后第一篇产出居然不是龙骑而是我还没补完的老司机。但是刚弟弟好萌,对Chase那爱恨交织的复杂情感也好萌~总之这篇文完全戳中我对这对的萌点。人类真复杂啊。

 

感谢Serene玥推荐这篇文以及帮我beta~

 

Summary:

 

如果人类能够更直截了当的话,Chase便会更容易理解他们的习性。

 

 

 

The Children of Blindness

 

盲目之子

 

 

 

仇恨和猜忌乃盲目之子——威廉·沃森爵士《从英格兰到爱尔兰》

 

发光的数字从烟雾中盘旋上升,Chase警惕地注视着它,直到它破碎消失。解除变身,他转过身来看向马赫……不,他的变身已被解除,所以他现在是刚了。刚很明显还在呼吸,而且眼睛是睁着的,所以他看上去应该不需要急救。

 

刚跳起身,他的脸由于其典型的愤怒而扭曲。Chase等待着,他早就发现任由刚对他大吼大叫比试图跟他讲理更为简单。

 

“你为什么这么做?”刚对他吼道。

 

Chase从好几个角度考虑了这个问题,试图确定他问的是哪件事,“如果我没有阻止那最后一击,它可能会伤到你的肋骨和内脏。”

 

这似乎是个错误的回答,因为刚大步向前直到他们的鼻子几乎碰在一起,“我能照顾我自己!你他妈别小看我!”

 

Chase无法解析那个指控,于是他只能等待。也许刚喊够了就会平静下来,然后他们就能返回Pit。

 

刚瞪着他:“怎么着?”

 

“我无法理解。”

 

“你当然无法理解,你是个Roidmude。”

 

Chase点头。这是事实。他是个Roidmude,而且他极度缺乏对人类的了解。

 

“该死,你为什么不发火!”刚浑身颤抖,Chase怀疑他是不是受了伤而自己没能察觉,“对我发火啊!跟我战斗!”

 

“为什么?我并不想伤害你。”

 

“我想伤害!”

 

Chase思考了一下,“如果我伤到你的话雾子会伤心。所以我不会攻击你。”刚发出了一声口齿不清却充满愤怒的咆哮,他狠狠地挥出一拳,却被Chase轻松地接下。

 

“所以你是因为我的姐姐才不愿伤害我,”刚把拳头从他手中用力拽回,“我很不爽,你根本毫不在意,甚至没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对我的看法。”

 

“你是个优秀的战士。”

 

刚由怒目而视转为呆呆地瞪着他。

 

“那是一个对你的看法。”

 

刚僵立在那里很长时间,Chase不禁疑惑人类是不是也会出现系统故障的问题。但接下来刚却突然大笑了起来。双手抱胸,他不由大笑着跌坐在地上。

 

Chase从来不是个精通人类笑声的专家,但这似乎不该是对他那句评论的正确反应。于是他在刚的面前蹲下:“你不舒服吗?”

 

刚摇了摇头,向后倒去,他的笑声渐渐减弱。他注视着上方的天空。“我恨你,”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声音疲惫。

 

“我知道。”

 

“为什么你不为此而生气?”

 

Chase在刚身边坐下:“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该死,你果然不是人类。”

 

Chase没有费心对这个明显到可笑的结论做出回应。

 

刚继续盯着头上的天空,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会为此后悔的,”他说。

 

当刚坐起身,靠过来的时候,Chase皱了皱眉头。他觉察到接下来并不是一个拳头或者飞踢,所以他没有动,直到刚的嘴唇碰触到他的嘴,于是他向后倒去,而刚则顺势压在了他的身上。

 

这是亲吻,Chase能够分辨出这一点。令他惊讶的是,这个形态似乎大致了解该如何亲吻。有时候他也很好奇库里姆……但这些想法迅速消失无踪,当刚的右手从抓着他的肩膀改为松开他的裤子。

 

Chase不确定自己的手应该放在哪里,所以任由它们留在对方的臀部。刚将那个绵长的吻停顿了一瞬间来说:“触摸我”

 

这很奇怪,Chase发现自己很难集中注意力。他本以为自己一心多用的能力可以随时随地发挥作用,但他错了。刚的手以完全无法预测的方式移动,使得他想要模仿的尝试一败涂地。

 

这里有大量让他陌生的声音,而且Chase发现自己呼吸急促了起来,甚至在战斗中他都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除此之外,有人触摸着自己比被拳头击中的感觉要好得多。

 

“像这样,”刚在他的耳边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同样喘不上气。然后他了Chase的耳朵,这种感觉……很好。

 

Chase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抽搐,然后他的手被什么弄湿了,而这是一种无比美好的感觉。为什么他以前从没做过这种事?(除非……他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为Heart和Brain工作时的记忆?但那是以后再考虑的事了。)

 

刚倒在他身边的地面上,理好自己的衣服,拉上裤子拉链。Chase也照着做了,心中假设这是这种状况下正确的礼仪。不管这种状况叫什么。

 

他转头看向刚:“为什么?”

 

刚闭上双眼:“这很复杂。”

 

Chase叹了口气。当牵涉到人类的时候是不是总是这么复杂?也许他应该去问一问泊这桩变故是怎么回事。

 

--end--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