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授权翻译][Drive]Feelings, and What to do With Them

CP:Chase/诗岛刚(斜线不代表攻受)

不要问我这篇是切刚还是刚切,洋妞同人不标注攻受我也搞不清,所以我决定仿照欧美圈ship命名方式,借算算君提出的“Machaser”作为Chase和刚这个CP(不分攻受)的代称。以后翻译文再也不纠结tag打切刚还是刚切还是切刚切啦~(如果还有可翻译的文的话……)

以及感谢我隔壁圈的小天使 @you are light 帮我beta~以及她自己完全没看过来打却耐心听我灌了那么多对刚弟弟的花痴ww

Rating: Mature(虽然没什么肉但依然请未成年勿进)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309578

作者:ozuttly

授权:

Summary:

Chase试图搞清楚他到底想成为刚的什么人,刚又希望他成为什么人。

 

Feelings, and What to do With Them

情感,及其处理方法

一开始他保护他是因为对方是雾子的弟弟。雾子,是很久以前当他还是原型Drive的时候救过的女性,也是在他陷入最低谷时候反过来拯救了他的人。Chase关心她,可能甚至超过以前的他关心Heart的程度,所以自然而然,他想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来让她快乐。而家人,虽然对于他来说是个陌生的概念,但是对她非常重要,所以作为她的战友,保护他们也是他的工作。

这便是为什么他私自把刚叫出来,查看对方是否受到了001的影响,也是为什么当他证实了自己的怀疑时,他独自前往尝试救出刚。保护雾子的家人,让她快乐。这完全合情合理。

直到后来刚来质问他,看上去疲惫得完全不像他那个年龄的年轻人应有的样子,即使那时他们已经救活了进之介,把一切恢复原貌。Chase微微皱眉,检查着对方眼睛之下的黑眼圈,以及脸上的纹路,与此同时刚狠狠地推了他一把,把他压在了Drive Pit门外的墙上。

“你知道,我不需要你来救我,”他的声音粗哑,而Chase点了点头。他现在确实知道这一点了。他知道刚的能力远超他的预料,而那最终能让他在引起太多麻烦之前,便以一己之力偷到那个平板。他也许甚至能做得更好,比如他的目的从未被觉察,直到他带着战利品悄悄地潜入黑暗。

尽管如此,Chase并未感到内疚。他理应为这件事感到内疚吗?人类那种类繁多的感情对他来说依然是个新鲜的东西,所以他并不确定在现在的状况下什么样的感觉才合适。

“我并不知道你可以免疫001的能力。当时作出对援助你的这个决定是完全合理的,”他为自己辩护道,但刚对他怒目而视。看来他说错了话。但也许这并不重要了,因为不管对刚说什么,似乎从来都没有正确的时候。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刚松开了原本紧抓着Chase外套前襟的拳头,颤抖地吸了口气,“进哥被杀死了,Chase。你应该……你应该专注于为他报仇。但你却决定浪费时间和精力来完成一项愚蠢的援救行动。”他的声音中并没有原本该有的恶意,大部分怒火似乎并没指向Chase,而是指向了更深层次,更像是针对他自己。

内疚。刚感到内疚。Chase至少能明白这一点。他也有一种和内疚相似的感觉,在进之介死去的时候。一种压倒性、使人无法动弹的无力感,觉得做得还不够,疑惑着如果自己当时做得更多,会发生什么。那是种糟糕的感觉,Chase不愿再次体验,于是他缓慢地抬起手,搭在了刚的前臂上。就算是最糟的敌人,Chase也不愿对方体会到这样的感受,但似乎刚所经历的痛苦,已经远远超过自己经历过的。

感觉到那触碰时,刚立刻绷紧了身体,睁大双眼。他僵住了,甚至停止了呼吸,一时间Chase怀疑他是否没事,或者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但没过多久刚终于吸了一口气,Chase认为这说明自己可以继续下去。

“如果我能救出你,我们应该更有机会得到胜利,”他一边说一边仔细地观察刚的表情。他的脸出乎意料地让人难以读懂,“以及……如果你受伤了,雾子会伤心。”

这是事实。Chase想守护雾子的快乐。这正是为什么他特意去保护刚,从敌人手中救他。为了得到另一个强力的盟友,也同样合乎情理,而且除了内疚以外,他不明白刚为什么对这个结果如此不悦。

然而他话音刚落,在场的另一个男性便发出了一声短促空洞的笑,终于放开了Chase的外套。

“当然了,”他口里这么说,但他的声音中毫无幽默。在Chase能搞清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之前,刚便离开了这里。

*** 

“我不是你的伙伴,”刚曾经这么告诉他。

他们已经跨过了进之介的短暂死亡这个难关,刚的情绪似乎有了显著的改善,因为他现在不再需要欺骗。但他依然富有攻击性,而Chase发现自己因为这个声明而皱起了眉头。

伙伴。

他对这个词语隐约感到熟悉。它和友情有着相似的含义,他对友情这个概念只比另一个词多了一点点了解。确实,他曾经和Heart有很强的联系,但他们的关系比那更为复杂,若称之为友情仿佛是一种亵渎。他深深地关心进之介,他们算是朋友吗?感觉有点像,如果没有别的说法的话。特状课的其他人对他反应相当热烈,但他不确定能否称他们为朋友。

雾子是他生命中一种温暖明亮的存在。他没有任何词语能用来形容她对自己的意义,也许是朋友,但更是个救赎,一个守护者。她是保护和帮助过自己的人,是自己想以保护和帮助作为回报的人。她的快乐对他来说很重要。

刚不是他的朋友。即使对方没有大声说出来,他也很清楚这一点。刚对他并无友善的感情,也无意好好地对待他,或者假装并不介意他的存在。是的,他的敌意现在已经收敛了很多,但它依然在那里,隐藏在表面之下。这令Chase困惑,也让他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情,他只知道那是一种不愉快、苦涩的感觉,于是他尽可能地将它埋葬。也许以后他会好好调查那究竟是什么,等他们不再需要和敌人战斗;但是现在,它只会带来分心。

“伙伴……”他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注视着刚的背影。那刚有朋友吗?雾子是他的家人——Chase已经学习到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羁绊——他还和进之介很亲近。也许还有别的人。亦或没有。刚看上去不像那种会保持大量密切的人际关系的类型。

*** 

在他们拯救了由香里、打败Brain之后,开了一次派对。Roidmude在重新整编,现在非常低调,于是特状课聚集在Pit庆祝这次终于逮捕了杀害进之介父亲的凶手。Chase为他而感到高兴;他虽然不懂进之介面对仁良时的那种失落和愤怒的感情,但他能看到进之介身体的每一根线条都放松了,因为煎熬已经结束。一种巨大的重负终于从他肩膀上卸了下来,如同他已获得新生。

雾子也很开心,甚至连刚都似乎比近来的情绪更好了些。他正一边微笑一边和他姐姐聊天,不知为何这两人在一起的景象让Chase感到愉快。就如同他是因为刚感觉好些而高兴——哪怕只好了那么一点点——为了刚终于又和雾子说话并且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而高兴。这个认知让他感到迷惑,就像最近的很多事一样。

他是那么全神贯注地注视那对姐弟,以至于没有察觉进之介坐到了他身边,一只胳膊架在沙发靠背上,几乎搂上了Chase的肩膀——但并不是真的搂上。Chase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他脸上挂着一个轻松的笑容。

“你看起来有点困扰,”进之介说,他的目光随着Chase飘向还在聊天的刚和雾子。特状课的其他人也加入了他们,凛奈拿着一大杯酒,雾子正试图拒绝她,而刚一边大笑一边拿着一小杯走向她。Chase微微地皱了皱眉,但是没有转过头去看坐在他旁边的男人。

他不应该困扰。他们刚刚完成了一项重大的胜利,而且每个人身上的负担都减轻了。但是他依然……

“伙伴的确切含义是什么?”他认真严肃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并且皱眉于进之介那差点被空气呛到的反应。他希望在他问出这些重要的问题时,人们能停止这样反应,即使那些问题也许是有点愚蠢。不过进之介至少捕捉到了他那比平时皱得更深的眉头,他清了一下嗓子,微笑起来。

“抱歉,我不是故意……我是说,这有点儿……”进之介靠向后方的椅背,目光依然锁在Chase身上,仿佛在对他作出评估。然后,他似乎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么重要,他抬起头看向天花板,思考该怎样回答。“要是我来说的话应该就是‘朋友’,但我有种感觉这并不是你真正在寻找的答案。我猜它也许是……你关心的某个人。”他重新看向雾子和刚,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调皮,“但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也许想用‘女朋友’这个词来代替。”

Chase皱眉,甚至比之前更加迷惑不解了。他关心刚吗?是的,他承认这一点。为了雾子,没错,但还有些别的什么。他喜欢和刚并肩战斗,相信他会帮助自己、掩护自己。即使刚并不喜欢自己,他却总是在战斗中支援Chase,而且从未背弃过他。作为回报,Chase也尽最大努力来帮助刚,为他提供支持,并且,或许还有,保护他的安全。他们从未一起玩得很开心,但是Chase发现当刚大笑着把凛奈的某个讽刺反击回去的时候,他在心中意识到,是的,他确实喜欢看到刚开心的样子。可是……

“为什么我要把刚称为我的‘女朋友’。他不是女孩子,而且我并不认为我在人际关系中有任何性别偏好,”他眯起眼睛,而进之介差点又呛到了,过了好半天才恍然大悟。Chase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惊讶,但随即进之介的脸上露出了解的表情,他微笑起来,比平时的笑容看起来多了一点点伤感。

“我明白了。那么也许女朋友并不是正确的词语,”他心不在焉地回答,他的胳膊从沙发靠背上滑了下来,舒适地围住了Chase的肩膀。Chase因那接触而畏缩了一下,但很快他便发现自己在那碰触之下放松下来。“我觉得刚非常……非常不知所措。他给自己背上了太多的责任,他总感觉自己需要以一己之力来拯救这个世界。我认为他不太习惯接受别人的帮助,你知道吗?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一个人行动。而且我想这或许也是他对你如此冷淡的原因之一。但我并不认为他真的讨厌你,真的。”

这些回答完全出乎意料,Chase发现自己的眼睛微微地睁大了。

“他一直都直言不讳地表达对我的讨厌,”他平淡地说,而进之介只是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抱紧了Chase的肩膀。

“人类并不是总会诚实面对他们的感情,Chase,”他的声音又变伤感了,而Chase痛恨这种状况。他终于转过头,看向进之介的脸,即使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为何他很想安抚对方,但他很清楚自己在面对自身的感情时也并不总是那么诚实。他想起那一次为了避免雾子担心而欺骗了她,不由锁紧了眉头。

“我……我想人类的情感非常复杂,”他最终说道。他的双手松松地握成拳,而进之介只是笑了起来,把他拉得更近,于是两人能在沙发上坐得更舒适,依偎在一起。

“你说对了,Chase,”他说道。于是Chase将头枕在进之介的胸口,听着从他心脏传来平稳的心跳声。那频率令人安心和舒适,而且Chase发现最近自己经常处于这种位置。他也许已经能足够清楚地意识到进之介依然活着,但这种被提醒的感觉依然很好。他抬起头看到刚正向他们瞥来的目光,他手里还拿着另一杯酒,脸上的眉毛紧颦着。而当他和Chase的视线相交的时候,便立即转开了头。

Chase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举动会让他如此烦恼。

***

凛奈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劲地向大家道歉。雾子正倚在进之介身上,一边咯咯地傻笑,一边试图保持身体平衡,但还是不幸失败了。而刚躺在沙发上,一只胳膊挂在沙发边,看着大家。

“说实话,谁知道这姐弟两个人的酒量都这么差?”凛奈恼火地说,而雾子皱起眉,一副被冒犯的样子撅起了嘴。

“我才不四酒量差!我只四有点……有点兴奋,仅此而已!”她说话的时候磕巴了一下,然后爆发出另一串咯咯的笑声。进之介在她摔到地上之前揽住了她,而躺在沙发上的刚也大笑了起来。

“姐姐,泥已经……醉得厉害啦,”他口齿不清地说,想要坐起来好再次嘲笑她,但立刻便重新倒了回去。他一时之间有点疑惑,然后再试了一次,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轰然倒下的同时伴随着又一声大笑。雾子怒视着他,想重申自己并没有醉,但说到一半便被打嗝打断,然后两人一起疯狂地大笑起来,就好像这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进之介和凛奈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便扶着雾子站了起来,一只胳膊围着她的腰,另一只帮她保持稳定。

“好吧雾子,我想该是回家的时候了,”他一边说一边看向Chase,充满歉意地微笑,“Chase,你想要照顾一下刚吗?我觉得他现在的状况没法自己回家。”

听到这话,刚抬头皱起了眉,但是在他开口抗议之前,Chase便用一个点头来打断了他。

“好的,我会送他安全地回到家,”Chase说道。凛奈在他和进之介来回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她咧开嘴像一只刚刚抓到了金丝雀的猫一样笑了。

“哦~~~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大喊道,Chase迷惑不解地皱起了眉。他不明白她知道了什么,刚大概也不明白,他迷茫的嘟囔声便是证明。但是在Chase能向她提出疑问之前,她已经拿起包走向门外,口中还开心地哼着歌。进之介再次微笑,然后努力地将雾子送入Tridoron的副驾驶,把她胡乱挥动的四肢塞进车中,帮她系好安全带,最后才爬进驾驶座上。刚看着他们的车开走,发出了一声悲鸣,而Chase静静地站在房间的另一头。

他从未和醉酒的人打过交道。酒精对Roidmude的身体无效,所以他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刚眯起眼注视着他,但那通常表露在他脸上的愤怒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更为放松的东西。Chase回视着他的目光,但片刻之后刚便气鼓鼓地再次躺下。

Chase走向沙发,弯下身子,学着刚才进之介对雾子做的那样向他提供了自己的肩膀作为支撑。但刚厌恶地看了他一眼,顽固地转开了头。

“不用泥帮我,”他一边说一边试着再一次自己坐起身来。当他终于身体直立的时候却失去了重心,于是Chase伸出手在他倒在地上之前抓住了他。刚挣扎了一会儿,很快便在Chase的胳膊中放松下来。他的呼吸喷在Chase的脖子上,湿润而炙热。

“我告诉进之介会把你安全地送回家,”Chase开口,他一只胳膊围住刚的双肩,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帮他站起来。刚比雾子要不合作得多,他试图把Chase推开,四肢乱动的时候还成功地把Chase的腿踢到一旁。两人一起倒回沙发上,Chase压在刚的身上,手肘落在对方身躯的两侧。刚的手臂架在他的头顶上,他皱着眉想把它们收回来,却无力地勾住了Chase的头发。

“泥是个roidmude,”他埋怨道,而Chase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刚一只手在他的头发中握成拳,另一只手摸索着他的侧脸,手指笨拙地按在他的颊骨上。刚的眼神呆滞,很明显他的头脑完全不清醒,酒精依然在影响他,但是因为……一些原因,Chase感觉自己并不愿移动。他发现自己喜欢刚的手抚摸在脸上的感觉,不由好奇这会不会也是进之介刚才试图对他解释的友情的一部分。

“是的,”Chase最终开了口,但不知怎的,此时此刻刚注视着他的方式让他感到难以呼吸。这让他想到了Heart曾经看着自己的样子,在某些时刻,当他处于一种特别的实验情绪之中,在探索他们人类形态的能力之时。但那和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完全一致;刚的眼神充满了矛盾,挫折和困惑在深处战斗,但基本的情感依然在那里,不知为何这让Chase感到异常地担忧。

“要消灭所有roidmude,”刚继续说,他伸展开埋在Chase头发中的手,手指滑过他的发丝,“恨他们所有。也恨你。但每个人都说泥是个英雄,泥是我们的战友。但泥是他们中的一员,而且你在这里的唯一原因是姐姐。”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指控,Chase眯起眼睛看向身下的刚。是的,雾子是他在这里的理由之一,但她并不是唯一的原因。他的职责是作为假面骑士保护人类;雾子是提醒他记起这一点的人,所以毋庸置疑她非常重要,但进之介和刚还有特状课的其他人也同样。

“我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我应该在的地方,”Chase艰难地想找出正确的用词,但刚在他身下苦涩地笑了起来。

“泥这里是因为你想要姐姐喜欢泥。还有进哥,”刚的话语如利刃一般尖锐。“你想要我也喜欢泥,这样你就能更加亲近他们,但这没用的。我才不会……才不会帮你接近她,”他这么说着。在Chase在阻止自己之前,便已伸出手盖住了刚放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所以他只是单纯地把手放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对方脸上那震惊的表情。

“我不在意你是否喜欢我,”他希望自己的声音足够坚定,但事实上比他想要的多了一些气声,“但我确实在意你的安全。一部分是因为如果你出了什么事雾子会受到伤害,但也是因为……”他皱眉,板起了脸,试图想明白该说什么。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些感觉,但他想起了进之介之前的话语,他是怎么描述友情的,虽然那并不是完全精确,但至少很接近。“我相信是因为我想要成为你的伙伴,”最后他说道,而刚只是无言地眨着眼睛,注视着他。

然后他笑了,大声而且歇斯底里,他两手满满地抓住了Chase的头发。

“那是什么鬼,”他说,然后他把Chase的头拉了下来,用自己的唇盖住了对方。

一开始Chase太吃惊了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双眼滑稽地瞪大,他感觉到刚的舌头推揉着自己的嘴唇,于是本能接管了一切。他顺从地分开它们,为刚打开,用自己的舌头迎接着刚的。刚的舌头笨拙地纠缠着Chase的,充溢着一股熏人的酒精酸味,但不知为何Chase发现自己并不介意。他的眼皮仿佛变得沉重,当他加深这个吻,更为紧密地贴近身下的刚,可是就在此时对方突然推开了他。Chase正担心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但刚只是用一只手捂住了嘴,然后——

然后他结结实实地吐在了Chase的胸口上。

***

在那之后,Chase便把刚送回他的住所。好不容易才让他坐上Rider Chaser,他意识到刚过于昏昏沉沉,无法靠抓牢,最终只能把刚捆在自己的背后。他们艰难地爬上二楼的楼梯,而从刚的口袋里拿出钥匙好打开门的过程更为困难。年轻的假面骑士自从他们在Pit那次被打断的接吻之后就再也没出过声,Chase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让他振作起来。于是他任由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他一言不发地扶着刚走进大门,脱下他的鞋,领他来到他认为应当是卧室的地方。

等刚脱好衣服睡在床上后,Chase产生了一种怪异的尴尬感。他不需要睡眠,所以他没有爬上床躺在刚身边的意义。但他还不想离开,以免刚醒过来需要帮助,于是他在刚的床头站了几分钟。但是看着刚睡觉也似乎不太好;Chase知道刚绝不会希望被他看到如此脆弱无助的样子,所以他礼貌地将视线从刚身上移开,走出房间。最后他只能将就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地打量这间公寓。

这里不是很狭窄,但也并不宽广。墙壁上挂满了各种不同事物的镶框照片——大部分是动物和风景,还有一些是人物。有几张上面是雾子和进之介,还有雾子和刚小时候的照片。看着他们两人的时候,Chase任由一丝微小的笑容浮现在脸上,但就在此时房间另一头的一抹紫色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张照片没有镶框,它被匆忙地黏在墙上,被压在一张刚和进之介的自拍照后面。照片的四角参差不齐,而且墙上还有它的残留部分,似乎这张照片曾经被取下来再贴回去了好几次。Chase不想冒进一步损坏它的危险,于是他并没有将它从墙上取下,而是低头凑近了好看得更清楚。

那是一张他的照片。拍得很自然,很可能用上了某种变焦镜头。他正在过马路,走在斑马线上,周围全是陌生人。他记得这个,那是在他第一次成为假面骑士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想要触碰那张照片,但是从身后传来的一声呻吟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收回了手。

刚站在卧室的门前,头发乱成一团糟,脸上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一只手揉着太阳穴,当他看到有另一个人站在房间里时不由眯起了眼睛。他一认出Chase便震惊地瞪大双眼。Chase怀疑他是否应该这么早就起床,但是向窗户的方向扫了一眼他才发现,在自己仔细观察这个房间的时候太阳便已升上了天空。有时候很难注意到时间的流逝,尤其是因为他从来不需要睡眠。

“你在这儿干什么?”刚立刻质问,还摆出了防卫姿势。Chase眯起眼睛。他听说有时人类在摄取大量酒精之后会失去部分记忆。他很好奇刚是否记得昨晚发生的其他事,亦或已经遗忘了一切。不知为何这个想法让他感到不快,Chase不由吞咽了一口唾液。

“昨天的庆祝之后你喝醉得厉害。泊进之介让我安全地把你送回家,”他简单地解释道。刚似乎纠结了一会儿是否该相信他,但对现在的他来说头疼的问题显然比争吵更为重要,于是他只是嘟哝了一声,跌跌撞撞地走入厨房。Chase注视着他,感到有点担心,但他并不知道在这样的状况下正常来说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能用Mad Doctor来治疗你,”他提出,但刚对这建议嗤之以鼻,他从柜橱上取出一个杯子,倒上了水。

“别在宿醉上用shift car,浪费能量,”他低声抱怨道,然后啜了一口水,“至少把咖啡煮上吧。该死的Roidmude真是毫无用处。”这些话语中并无平时的刻薄,Chase甚至几乎能从中感觉到一丝情感,但他并不是很确定。说真的,他对什么都不确定,尤其是关系到刚的时候,而这让他同时感到了挫败和困扰。他发觉自己身体两侧的双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紧紧地攥成了拳,他试着放松它们,在刚注意到之前。

“你是否记得昨晚发生的任何事?”Chase问道,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比平常更为粗哑。他似乎没法正确地发出音,而刚抬起头看向他,脸上浮现去迷茫和恐惧的表情。Chase不知该怎么做,但看上去刚就快要陷入了恐慌,所以他决定继续说下去。说话从未让他和刚之间好过一些,但他不认为现在的情况下给他一拳会是最好的反应,而且此时并没有雾子或者进之介在他身边为他提供一些建议。

“你指控我试图利用你来接近雾子和进之介。其余都无关紧要。但这项指控并不成立。我不介意你讨厌我,我也不会要求你改变你对我的感觉。但我确实关心你,刚,如同我关心雾子和进之介,但同时……不太一样。因此,我将继续在战斗中支援你,当你需要的时候。如果你陷入危险,我会毫不犹豫地救你。不仅仅是因为如果你出事的话雾子会难过,也是因为我会难过。”

刚睁大双眼瞪着他,嘴巴大张。他的脸颊上有一抹色彩,于是Chase立刻开始担心自己是否又说错了什么。但他已经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了,所以这一次他只是迎着刚的目光和他对视,等待他恢复过来。但是刚脸上的粉红愈发浓重,然后他转过身,一屁股坐在厨房的桌子前,双手抱住了头。

“这他妈也太早了,”他呻吟着说,而Chase依然站在客厅一动不动。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被允许靠近,而且他不希望更进一步打扰刚,尤其他已经这么做了。但刚猛地站了起来,转身面对他,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了过来。他粗暴地抓住Chase外衣的前襟,把他推到墙边,和他一周前的方式差不多,但这一次他贴得更近,将两人的下身蹭在一起,Chase可以感觉到隔着昨晚他给刚换上的睡裤有个明显的隆起顶在自己身上。然后刚又一次亲吻了他。

他嘴里的味道比前一天晚上更浓重,因为酒精已在他嘴里发酵了整个晚上。但这一次他更为凶猛,更加坚决、固执,充满了索求,长驱直入地深入了Chase的口腔,身体竭尽全力地紧贴着他。Chase任由他来主导,跟随着他,一只手无措地放在刚的肩膀上,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他正微微颤抖。

“我不会依靠你,”刚用气声说,他放开了Chase的嘴,转而吻上他的下颌,Chase配合地把头歪向一边,好让对方更方便行动,“我也不信任你。”一只手滑到Chase的臀部握住了它,而另一只手上移,回到了他的发间。Chase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热,而且此时他自己的裤子中也鼓起了一块,他用手摸向刚的背部。

“我没有要求你那么做,”他说,而刚呻吟了起来,当Chase向前顶住他,让两人衣物下的勃起摩擦在一起。

“如果你在利用我,我发誓——”刚的话被Chase再一次的亲吻所打断,这一次略为温和,但激情依旧。

“我没有利用你的想法,刚,”他在他的唇边低语,于是刚在他口中叹了口气,攥着他外套的那只手握得更紧了些,然后回应了这个吻。

*** 

当刚和Chase乘着Rider Chaser同时出现的时候,Drive Pit里只有进之介一个人。雾子实在是感觉太糟所以没法来上班(他很同情她的宿醉,真的),而凛奈外出去拿一些她最近的实验中需要的物品了。进之介从自己的思绪中抬起头,看到机车的抵达,然后他留意到刚居然实实在在地抱着Chase,而且当他们发觉自己的存在时,刚迅速松开手,如同被火烧了一般。进之介咬住嘴唇,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些什么,但Chase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个行为的打扰。相反,他仅仅是跨下机车,走向进之介,留下了一个非常困惑的刚在他背后。

“泊进之介,”Chase开口,于是现在轮到进之介疑惑不解了,而且也许还有点担忧,因为Chase看起来非常严肃。甚至比平常更严肃,这通常代表着需要警觉。他挑起一根眉,等待Chase继续,Chase只是点了点头,“谢谢你昨晚的建议。那对我很有用。”

进之介稍稍地没那么困惑了,但纳闷依旧。尤其是当刚从房间的另一头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Chase的肩膀。

“你问了进——进哥?!关于那种事?!”刚大吼道。而Chase只是斜着眼看向他,仿佛他正试图弄明白为什么刚要对自己大叫大嚷。

“进之介帮助我认识到我想要得到你的友情,”Chase缓慢地解释道,他仔细地观察着刚的表情,不由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在这些奇怪的人际交往礼仪上又犯了一个错误。刚发出了一声进之介听过的最沮丧和难以置信的声音,他一拳锤在Chase的肩膀上,然后一阵风一样冲回房间的另一头。但是他的脸上有一抹隐隐约约的红色。进之介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刚,而且和发怒比起来他更像——哦。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进之介叹了一口气,搓揉起自己的太阳穴,而Chase不解地来回看向他们两人,很明显毫无头绪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Chase,呃,我想你在寻找的那个词不是‘朋友’而应该是‘男朋友’”进之介尽可能小声地说,但Chase看起来比之前更困惑了。

“我早就知道刚是男性,而且我们确定了我想成为他的朋友。我不明白你的话,”他回答道,而刚又发出了一声奇怪的饱含愤怒的声音。进之介不能责怪他,他发现自己也不由为了这个诡异的场景而发笑,于是他面带着疲倦的笑容拍了拍Chase的肩膀。

“这一次只要相信我就行了,Chase,”他提出建议,对于这个回答Chase只能瞪着他。

“你们人类的人际关系真是复杂,令人迷惑,”他喃喃道,而进之介只是再次笑了起来作为回应。

“相信我,伙伴,我明白的。”

END

 

评论(1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