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继续丢古早的脑洞——开机器人的龙骑组

已经忘了当时机体设定什么的是怎么来的了,大概是EVA那种吧,机体受损驾驶员也会受伤。


----------------
分集剧情:(除去日常欢乐单元剧的浓缩版,其实是死亡顺序,为了给每个人编不同的死法真辛苦啊orz幸好原作提供了不少死法可以抄一些www)

第一集——敌人来袭,组织派出夜骑、海鳐两台机体迎战。夜骑于战斗废墟中救出受伤的普通群众真司,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莲打开驾驶舱与夜骑掌心中的真司对视(第一集剧情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烧CG的战斗画面/仅此一集www)

第二集——真司在医院中醒来,回想起自己是被开着萝卜的陌生人救了,走出病房想找到救命恩人表达谢意,不慎迷路,遇到海鳐的驾驶员手塚,在手塚指引下终于找到莲所在的病房,看到受伤的莲被惠理悉心照顾,不知为何有点失落,转身离开,再次迷路,遇到优衣,优衣送他回病房,得知真司失去战斗前记忆。组织欲吸收真司为新驾驶员,莲强烈反对,真司表示愿意试一试。莲被安排做真司的训练教练,对真司百般挑剔,更加坚定了真司战斗的决心。模拟战的时候敌人来袭,指挥所要求真司和莲出击,面对第一次实战,真司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面对敌人的正面攻击,他闭上了眼睛用双臂挡住面门。

第三集——莲打飞敌人化解了真司的危机,然后基本上是莲独自打败敌人,一边打还一边对真司冷嘲热讽。战后指挥所对真司实习期评价合格,出乎莲的意料。真司和莲正式成为一队,由总编前辈负责指挥。真司对自己初战的糟糕表现很懊恼,更对要继续和这个魔鬼教练一队而郁闷,而莲的态度依然恶劣,真司愤而发誓一定要表现好让莲刮目相看,拼命的给自己加压训练。莲看到真司的努力,心中有点触动,但依然毒舌嘲讽他太天真肯定干不了多久就会当逃兵。第二次实战中真司表现很不错得到了指挥员总编的肯定。战斗胜利pose结束。

第四集——优衣负责为正式入队的新队员们开欢迎会,真司与其他同期队员以及前辈们相识。小恶魔提出要玩游戏,大家都表示没兴趣,真司跃跃欲试被莲拎走。小恶魔&螃蟹组战斗时提议和螃蟹比赛,螃蟹虽然拒绝但小恶魔还是自顾自宣布游戏开始。螃蟹不慎陷入危机向小恶魔求救,小恶魔以“我们还在比赛中不能干涉对方”为理由拒绝援助,要求螃蟹必须说“我认输”宣布服输自己才能帮忙,螃蟹没能说完这句话就在惨叫中死去。(还是没能赶在第三话掉头真可惜咳咳)

第五集——螃蟹战死,真司大受刺激,战斗结束后见到小恶魔就一拳打过去,被莲阻止。(组织内禁止私斗惩罚很重,莲以不要拖我后腿为理由阻止真司冲动。)第一次体会到战斗残酷的真司非常痛苦,莲表示我早就说过你这种天真的人还是快点滚吧免得拖我后腿。得知占卜师的过去(雄一的死以及和莲做搭档的事),在占卜师的帮助下真司慢慢走出阴影,告知莲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继续战斗下去,为了保护人们。小恶魔玩脱将自己陷入绝境,惨死。

第六集——占卜师便当。变色龙为了达成自己的功绩而牺牲了搭档。真司愤怒地质问变色龙得到“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就乖乖的当强者的垫脚石”blabla的回答,真司怒火中烧就要打变色龙,再次被莲拦下,变色龙哈哈大笑,却没想到莲冷不防狠揍了他一拳。事后莲因为内斗而被关紧闭,真司从惠理那里得知莲的过去,他在失去好友的悲伤中更加了解搭档自我封闭的内心世界。

第七集——白虎师徒回。白虎暗中害死了仲村和教授,并且造成他们是被敌人杀害的表象。同时律师病情加重,暂时脱离队伍休养中。

第八集——新队员入队,羚羊&白虎,白鸟&变色龙重新分队。真司热情地欢迎后辈,并且偷偷警告白鸟要小心提防变色龙。虽然被羚羊背叛(?),但得到了白鸟的好感,两人很快就混熟像姐弟一样。

第九集——变色龙被组织牺牲/抛弃而死。真司开始质疑组织的行为,得到白鸟的认同。莲警告他们不要和组织作对。真司和白鸟发现更多组织的疑点,以及螃蟹和占卜师遗留下来的东西。

第十集——羚羊和白虎回。羚羊和白虎的队伍与敌人战斗结束时,大批敌人增援,两人陷入苦战。眼看没有多少胜利的希望,羚羊胆怯了提出撤退被白虎否决。羚羊恐惧地要逃跑,被白虎怒斥“这样还算正义的伙伴吗”然后击倒。羚羊死后白虎一人对战大批敌人,没能撑到我方增援到来之时,力竭而死。真司他们继续暗查组织的黑幕,使他们震惊的是螃蟹的死是组织所计划的。

第十一集——王蛇来基地引起混乱以此提出对律师的挑战,组织派出铁牛应战,王蛇打倒铁牛后发现驾驶者并非律师,愤而走出驾驶舱仰天长啸,被组织的狙击手击毙。原来律师已经死于绝症,代替他出战的小吾郎重伤不治身亡。趁王蛇制造的混乱,白鸟潜入组织禁区偷取到绝密资料,逃出禁区之时中枪,但还是坚持逃到了真司身边。

第十二集——将绝密资料交给真司之后,白鸟满足地死在他的怀中。真司决定公开组织的黑幕。进入结局剧情。

第十三集——大结局。

 

关于白虎师徒回:
(纠结的感情关系还没想好。)
既然教授他们死后白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惩罚而是继续留在队伍中,那白虎不太可能亲自动手杀掉两人吧,至少得做到没什么嫌疑才行。
仲村的死法先不管,教授的死我觉得是这样的——
仲村死后,两个人因为一些原因而争吵(也许是教授发现仲村的死和白虎有关系,或者指出白虎已经走上歧路,总之是不承认白虎的正义),推搡中教授失脚摔下楼梯当场死亡,站在楼梯上方的白虎看着教授留下了眼泪,他相信这是自己为了正义必须牺牲的东西,自己一直都走在教授所指引的道路上从来没有走歪不是吗?就算教授您口头不承认我,但是这样的结果正说明我代表的才是正义,走错路被正义抛弃的是教授您。
教授的死被组织定性为事故,并没有追究白虎的责任(也是因为那时候死太多人,战斗力不足所以本应关白虎的禁闭也免除了)

 


各人战斗的理由:
真司——保护人们
莲——保护惠理(希望能带着惠理远走高飞过上平静的生活)
律师——组织的医学力量治疗绝症(但实际上只是暂时控制住病情)
占卜师——继承好友钢琴师的遗志,为他报仇
螃蟹——因为在警察局里很受排挤,希望能出人头地(?)
教授——组织的研究人员,萝卜的开发者,目的是为了实现正义
白虎——仰慕教授,为了自己相信的正义
仲村創——崇拜教授,为了教授的正义
变色龙——为了成为屹立在世界顶端的强者
小恶魔——因为好玩,所以无聊的时候会拖别人一起玩危险刺激的游戏
羚羊——为了赚很多很多钱过上幸福生活
白鸟——为了给被卷入敌人的攻击而死的姐姐报仇。顺便说姐姐死于律师和敌人的战斗所以她对律师的感觉也很纠结。

 


第八、九集左右发现敌人的机体内也有人类在驾驶,各人的反应:

真司严重动摇。

莲也很震惊,但是表面上没有表现出内心的动摇(虽然一直被培养成冷血战士但毕竟没有真的杀过人嘛)

变色龙表示弱者本来就是强者道路上的祭品,所以活该谁叫他们是弱者呢。

白虎坚定地认为挡着他的正义的都应该死。(失去了教授之后正义便是他唯一支柱了)

律师已离队休养,得知真相时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王蛇表示只要能打的爽就行了不管对手是什么。

羚羊觉得只要有钱赚就行了别的不管,再说就算是人类只要攻击我们那就是敌人,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所以我只是自保,没必要有什么心理压力。(这孩子说不定是最正常的一个www)

白鸟很纠结自己一直痛恨着的害死姐姐的凶手居然也是人类,既然是人类为什么要攻击人类呢?自己能够做到怀着仇恨而杀人吗?白鸟下决心要杀死已经被打倒在地的敌人时,被真司拦住了。白鸟痛苦地喊着要真司闪开但是真司不为所动(听不到?),于是她用剑向真司砍过去真司也没闪开,她的剑终于没能砍下去。倒在地上的敌人突然袭击两人,被不远处的莲毫无迟疑地干掉。事后真司向莲道谢,莲表示消灭敌人是我们的任务,不管敌人是不是人类都一样,战场上迟疑的话就会死。虽然莲说的没有错,但真司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然后变色龙便当,真司和白鸟质疑组织的决策,以及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们敌人的身份?组织对变色龙之死的解释是为了胜利只能选择牺牲最少的决定,否则牺牲会更多,而敌人的身份我们也并不知道。
但是莲察觉到组织在说谎。比如说自己从小做的有些训练分明是针对人类对手的,只是自己并没有怀疑过这些训练的真正意图。

 ---------------------------------------

来说一下洗澡时迅速脑补的那个来打萝卜驾驶员故事的补完设定
之前不是说敌方是什么人还不确定嘛,我想了一下直接照抄EVA让莲变成男神也有点恶寒,所以换个作品来抄点(喂节操呢!

敌人的正体其实也是人类,但类似于是“另一个世界”的人类,这些战斗相当于一场游戏,一个棋局,来打也好长的像怪兽的机体也好里面都是人在操控,相当于游戏的棋子。游戏目的就是打败/杀掉对方棋子,最终将对方的“王”给杀掉就可以得到胜利,失败者的世界会毁灭。(抄袭地球防卫少年...)
我方的“王”就是莲,组织在很多年前就开始培养他,因为只有最强的战士才会成为“王”,他们必须确保我方最重要的棋子完全在自己掌控之下。当然这一切莲和所有的驾驶员们以及绝大部分组织成员都不知道,只有组织上层少数人才掌握真相。
我想螃蟹刑事并不是背叛而死,而是他稍微摸到了一些真相的边,所以被组织在他把疑点扩散出去之前找机会利用敌人处决了他吧。
(补充设定:莲的夜骑曾经在某场战斗中进化为生存形态,当时组织给出的解释是危急之时控制台解除夜骑独有的系统限制自动升级。实际上生存形态是“王”的证明,当“王”的力量觉醒时便会自动进化,拥有比其他机体高的多的战斗力)

真司他们慢慢察觉到敌人也是由和自己一样的人类驾驶的机器人,经过了各种查明真相,最后逼迫上层也不得不公开隐藏的事实。但是战斗还是要继续啊否则自己的世界就无法存活下来,所以大家一边纠结一边不得不继续听从指挥战斗下去。

敌人的11枚棋子被消灭之后,最后出场的是他们的“王”,最强的战士,是个不可轻视的敌人。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敌人机体的样貌并不是以前的那种怪兽,而是和我方的龙骑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的——龙牙。

这一战我方一直被压着打,因为控制台一直不允许莲出击,所以我方也是损失惨重。
(插入设定:战斗时驾驶仓的私聊频道是被锁住的,所有人只能和控制台联系并获得战斗指示。但是莲因为待的时间最久非常熟悉所以能自己解开私聊频道的锁定,但还是会被上面警告罚关小黑屋之类的/哎?)

最后我方倒下的差不多了,指挥官(就是神奇哥哥吧)看龙牙已经消耗的差不多,才让莲出击。

这边我一开始想的剧情是龙牙无视其他人,而是直直地往真司所在的方向冲,控制台给真司下达的命令是只能躲避不准战斗,真司虽然不明白但还是照做了,而其他剩下的人就是趁机攻击龙牙把他也打出了很多伤。突然控制台指示真司停在所在的位置防御、不准战斗,真司依然遵从命令。此时莲现身于真司背后的出击口,控制台指挥他以龙骑为盾对龙牙发大招。莲有点震惊无法相信自己收到的命令,于是拒绝服从,此时控制台将一直秘密安设在夜骑萝卜里的系统dummy system开启(所以说还是抄袭EVA啦捂脸),莲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夜骑萝卜的行动,自动战斗的夜骑从龙骑身后毫不留情的放大招,大招卷走龙骑的右臂正中迎面而来的龙牙胸口。被突然从身后袭击失去了右臂的龙骑蜷缩着跪在地上,真司痛苦的惨叫声没有人听得见。
大概是dummy系统出力不足所以夜骑的大招攻击威力不够,龙牙只是停了下来晃了晃并没有倒下。发觉敌人并未被消灭,控制台指示夜骑的dummy系统暂时撤退,但是莲看着龙骑的惨状心中剧痛,迅速往系统中输入指令欲夺回控制权,这导致dummy系统灵敏度也受到了影响,躲避的速度慢了一步,龙牙趁机一个箭步逼近夜骑,狠狠地掐住了夜骑的脖子想要把他拧断。

无法控制机体进行反击的莲忍受着无法呼吸的痛苦,双手毫无迟疑地向系统内飞速输入指令。

倒在地上的真司看到莲遇到的危机,对莲的担忧战胜了肉体上的疼痛,龙骑挣扎着爬了起来用左手出拳向龙牙的腹部挥去,却被龙牙用一只手化解然后推向一边。
(所以说为什么我居然还想脑补那么多战斗动作啊摔,直接跳到真司觉醒不就行了!)

总之这样那样的僵持了一段时间,莲也快坚持不住的时候,真司为了救莲爆发出了强大的潜力,龙骑自行进化成为生存形态,将龙牙打败。而莲的生存形态消失,也就是说这场游戏中本方的“王”变成了龙骑。(毕竟是主角么啊哈哈哈当然要开挂。哎你说莲才是主角?嘛偶尔也要反过来让真司抢一抢莲的主角位置嘛)

龙骑扶起夜骑正要一起回组织的时候,破破烂烂倒在地上的龙牙忽然抱住了龙骑的腿。
真司惊恐的发现有什么东西从龙牙触碰的地方侵入自己的身体,而且速度非常快一会儿就侵蚀到了自己胸口(参照凌波丽被使徒“污染”的画面,没错就是抄袭)

莲发现真司不对劲,迅速打开了通信频道问真司怎么了,只听见真司恐惧的叫声,莲一边心急如焚地喊着真司的名字问他怎么了叫他振作,一边试图帮龙骑摆脱龙牙的钳制,但是一切攻击对龙牙都没有效果,它只是一动不动地抱着龙骑的腿。

真司渐渐听不见莲的声音了,他只看到一片白,然后一个身影逐渐显现在他的眼前,越来越清晰。
那是和他一样的相貌,用他一样的声音开口:“真司,把一切都想起来,我们回家吧。”

大量的记忆涌入真司的大脑。
(本设定有bug但我热爱狗血就先这么来吧)
其实他本来就是来自敌方世界,从小和孪生哥哥一起被那边的组织养大。
哥哥是个很坚决果断的人,为弟弟抗下了一切外来的伤害,于是弟弟一直都是个天真的笨蛋。
战争/游戏开始之后,哥哥被预定为“王”进行战斗,组织安排了一个计划,将弟弟进行了洗脑,然后丢到这边世界做无间道,并且向哥哥保证只要胜利就能带着弟弟得到自由。
这就是为什么真司那么笨战斗技术也不好却从来都幸运EX没遇到过生命危险。

(然后从这里开始我的脑补就有点混乱,因为怎么样都没办法自圆其说...扭脸
所以随便打一打我想的一个结局,没办法完善就...算了

龙骑和龙牙融合,真司和哥哥合体,两个世界的“王”成为了同一个人,真司只要愿意就可以毁灭掉任何一个世界让另外一边胜利。但是真司拒绝做出选择,将自我认定为对方世界也就是自己本应属于的那个世界的王,然后夜骑也重新覆盖上了王的铠甲。
生存夜骑VS生存龙骑,决定两个世界命运的最终决战即将开始。
(开放结局
 

 

评论(1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