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P站切刚同人文推荐——《キミガイナイセカイ》系列

说是推荐其实是全篇剧情简述,然而我的简述非常详细……实际上我很认真地考虑过全文翻译的可能性,2.4万字,凭我这在线翻译+脑补的水平绝对是死定的。于是决定转述一下这整个故事,尽力保留我喜欢的那些细节,选择性翻译一些段落(比如突然转成第一人称的部分就是渣翻),其余部分请当成大纲来看。

能看懂日语的姑娘们推荐去看原文,绝对比我这转述和渣翻的文笔好得多。

原文链接:http://www.pixiv.net/series.php?id=603316 本系列一共三篇,是个连续的故事,标题将用黑体来表示。

CP:切刚,狩刚(切刚前提的狩刚,雷者慎入)

原文为狩野洸一第一人称视角


没有你的世界


-有一种伤痛被人们称之为爱

如果这样的话

这种只会伤害你的爱,我宁愿不要-

 

故事的一开始是在TV本篇的一年后,“我”狩野洸一帮助泊进之介为他和诗岛雾子的新家摆放新买的家具。

和进之介是在一年前认识的,初次见面的时候进之介就说出“我会成为你的朋友”这样的话,并且他确实做到了。在交往中狩野了解到假面骑士drive和roidmude的战斗,也从进之介那里得知假面骑士一共有三人,其中白色的那个是雾子的弟弟,而第三个骑士在战斗中牺牲了。狩野察觉这是进之介的伤痛往事,所以他小心地避开关于假面骑士的话题。但是有一天,他在进之介家看到一张相片,画面中除了进之介之外有个茶色头发的青年——可以猜到他就是雾子的弟弟诗岛刚——而照片上另外一张面孔让狩野大为吃惊,那便是和自己有着同样外貌的青年。

于是进之介告诉了他那个人的故事,作为机械生命体,roidmude复制了狩野的外貌,以Chase为名,成为了第三个假面骑士,并且在最终决战中为了救诗岛刚的命而逝去。

说着这些事的进之介眼中充满了悲伤。

 

下个月进之介就要和雾子结婚了,为此而准备了新居,狩野也来帮了很多忙。

搬完家的晚上进之介邀请狩野留下来喝酒,说今晚雾子的弟弟要从美国回日本一周,将要借住在这里,所以进之介急着要赶在今天把家具安顿好。进之介还向狩野拜托了一件事,说刚回来之后看到你的样子会吃惊,也许会说出什么失礼的话,到时候请不要责怪他。狩野表示理解。毕竟和保护自己而死的人有着同样外貌的人出现在面前,谁也无法保持平常心。

 

很快门铃响起,诗岛刚到来了。

和照片上一样身穿白色外套的青年进门看到狩野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全部都消失了,就如同连呼吸都忘记了似的,呆呆地站在那里。

狩野走上前去自我介绍,并伸出了右手,诗岛却只是喃喃念着“chase……”一动不动,进之介不由担心地拍了拍他的背。

诗岛刚终于回过神来,向狩野礼貌地问好,并握住他伸过来的右手。

狩野可以感到对方的手在微微颤抖。

 

三个人很快就一边吃饭一边喝酒打成一片,进哥喝得有点醉了,豪爽地拍着狩野的肩对刚讲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狩野表示“我本来就不需要什么死党,同事的程度就够了。”进哥吐槽这家伙真的是除了我以外一个朋友都没有,然后因为喝醉而哈哈大笑。只有狩野留意到,此时此刻诗岛的表情突然变得和刚才初见面时一样,如同冻住一般。

狩野问诗岛没事吧,刚慌忙回答自己做了长时间的飞机有点劳累,很明显有些不太对劲。

狩野感到很迷惑。他从雾子那里了解到的刚是个鲁莽引人注目而且固执的人,进之介口中的刚是个对姐姐执着而且坚强努力的人。但是终于见面之时才觉得他和两人口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害怕着什么似的。

 

之后三人都洗洗睡了。半夜三点狩野醒了过来,发现房门是开着的,他悄悄地走到窗户边,看到诗岛站在门外阳台上,好像在对谁说话。

“不需要死党……吗……那样的脸和声音说着这种话,果然没法忍受啊……”

“但是,我也……对你说过这样的话……不是死党……让你听到这种话……对不起啊……”

狩野发现诗岛把什么东西抵在额前,仔细一看……诶那是,玩具机车?

“什么时候才能和你再次相遇……chase……”

这个时候狩野才明白过来,诗岛手里的那件东西,是他失去生命的朋友的遗物。

狩野没有打扰诗岛,而是静悄悄地回到自己原本躺着的沙发上,合上眼睛。直到太阳升起,房间变亮了,都没有再看到青年回到房间。

 

你消失的世界


第二天早上狩野被房间里的声响吵醒,诗岛灿烂地笑着叫自己和进哥起来吃早饭,还不时喊进之介姐夫来调侃。那副明亮的模样和几小时之前一个人站在月夜下独自悲伤哭泣的身影难以重合在一起。这两种极端不同的姿态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诗岛刚呢?又或者两者皆是?狩野不由对他产生好奇。

和进之介聊着天的诗岛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青年,但想到昨晚的情景便觉得他好像“拼命地隐藏着什么而让自己看起来普通”似的。诗岛察觉狩野沉默地一言不发一副出神的样子,就招呼他也和他普通地聊了起来。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的三人之间,气氛非常轻松愉快,而诗岛不由脱口而出“进哥,还有chas……”然后慌忙地向狩野道歉。狩野表示没关系。

进哥说道当初才认识狩野的时候,自己也曾经叫错过他的名字。更糟糕的是自己曾经在喝醉酒之后把狩野错认为chase抱怨了一大堆,后来被雾子狠狠骂了一顿。但那时狩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听着自己的抱怨,是很温柔的人。狩野表示很多话堆在心里面不好,说出来会好一些。他不由看向诗岛刚,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忍不住提出一条建议:“诗岛,你是否也有想要对chase那家伙说的话?像进之介那样说出来会好一些吧。”

 

狩野回忆起那天晚上进之介说的那些话:

“chase啊,好不容易和你成为了朋友,本来以为大家会一直在一起,为什么你要死掉……

好不容易相处得不错,刚也是……我还以为你和刚能够成为朋友了。

刚他也……非常低落啊。

但是,chase……

谢谢你……直到最后……还在保护刚……”

 

诗岛听到这个提案脸上浮现出困惑的表情,进之介也很同意狩野的提议,怂恿刚把想对chase的话都说出来,不要憋在心中。

听到进之介的话,诗岛低下了头,就在那一瞬间,狩野看到他的眼瞳中浮现出痛苦的颜色。

然后他抬头用明亮的语气拒绝了这个提案,说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这种事太失礼啦进哥你宿醉脑子坏掉了吧。进之介不服气地吐槽是谁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堆轻浮失礼的话啊,刚你自己都忘了么!!

然后气氛又重新融洽欢快起来。

 

观察着进之介和诗岛之间的交流,狩野敏锐地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有点过于小心翼翼,进之介就像害怕弄坏什么易碎的东西一般,不敢过于接近,只能在一步之遥的地方试探对方,而诗岛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狩野不认为这是这对兄弟原本的相处方式,一定是从失去了对两人来说重要的朋友之后,才一点点地变成这样不正常的状态吧。

 

狩野插入了两人的对话:“这样真的好吗,诗岛?”他不是拐弯抹角的人也不喜欢浪费时间,所以单刀直入地问了。进之介也在一旁附和。

最后诗岛刚实在没办法只好妥协,他对狩野说了一句“你是我的死党”然后笑着向狩野表示感谢。

看着诗岛脸上的笑容,狩野却觉得,这样真的就行了吗?

 

早饭吃完后,进之介忙着洗碗然后准备上班的东西,诗岛也背起自己的行李要出门工作。狩野送诗岛走到门口,在他离开之前再次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诗岛刚表示不解。

狩野说出了前一天晚上看到对方在阳台上的样子,对偷听表示道歉,而且耿直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因为什么原因而害怕着我。”

诗岛矢口否认,但在狩野的坚持下还是低下头认了输“不愧是chase的复制原,还是那么多管闲事。”

他小声地说:“狩野桑,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可以吗?”

“啊啊,没关系说吧。”

“对我说一句‘不要忘了,刚’行吗?”

狩野感到很意外,什么东西是不能忘掉的?他反而觉得不能忘掉chase才会更加痛苦吧。但是看着诗岛刚投来的认真的眼神,他便开了口。

“不要忘了,刚。”

“……嗯,我明白的,chase。”

诗岛注视着狩野的双眼如此回答。

之后便立即向狩野道谢,不给对方任何时间问更多的问题,转身开门离去。但狩野还是看到了刚眼角滑落的泪光。

 

诗岛离开后进之介才换好衣服出来,很诧异刚怎么走这么快。狩野对他说了刚才的事,提出想了解更多那个叫chase的人的事。他不由想知道那个和自己同样外貌和声音的家伙的逝去为什么伤诗岛刚如此之深,他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来救赎那颗被阴影缠绕的心。


有你的世界


这天晚上,进之介约狩野再次来自己家,告诉了他关于刚和chase的自己所知的一切。

(这里有一段挺搞笑的,进哥说刚和chase之间的关系很复杂,雾子和chase之间也有过些一段。狩野很惊讶你们到底是怎样贵圈乱的一个team啊,进哥赶紧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狩野有点好奇雾子和chase,不过因为更想知道刚的事所以就揭过没追问下去。)

刚对roidmude极为痛恨,把消灭roidmude看做自己的使命(进之介向狩野道歉不能告诉他刚这么做的原因),所以当chase成为同伴的时候,刚完全无法接受。因此雾子和弟弟之间发生了很多摩擦,刚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即使进之介想帮他也无济于事。

在身为普通人的狩野无法想象的修罗场之中,刚过的日子非常辛苦,精神绷得太紧几乎崩溃,而此时唯一注意到这件事的人,是chase。即使被刚一次次否定、拒绝,chase依然帮助着他,支撑着他,守在刚的身边。

chase希望成为刚的死党,但是刚无论如何都不愿认同他。刚就是这么固执的人。但是日常接触多了,刚对chase的态度也稍微发生了变化。虽然刚还是单方面地对chase吵架,但不再像以前那样完全拒绝对方。进之介和雾子都为此感到很高兴,相信随着时间总有一天刚会对chase打开心扉,但是……在那之前便发生了那样的事……

为了保护刚,chase在战斗中失去了生命。

进之介当时并不在场,所以没有看到chase最后一面。只有刚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chase最后说了什么。在那之后,刚变得非常低落。身上的伤好了没多久,就像逃离chase曾经生活的地方一样去了海外,不向进哥和雾子寻求援助。

说着说着,进之介不由流下了眼泪,他也想帮助刚,拯救刚啊,但连这样的事都做不到……

 

狩野从来没有经历过亲人的离世,无法想象他们的痛苦。

诗岛刚和chase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连进之介都不知道详情。

但是从昨晚的情景来看,并不像是单纯的战友。

也许,表面上诗岛一直在拒绝,实际上他是真心向往着的,那个名为chase的存在。

于是,当那残酷的现实在眼前发生之时,他永远地失去了心灵的港湾。

 

狩野突然又想到昨晚听到诗岛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和你再次相遇呢……chase……”

已经死掉的人,再次相遇?这是什么意思?

 

等进之介收拾好心情之后,狩野告诉他自己看到了诗岛手里拿着chase的遗物,是个黑色的玩具机车。

“难道是signal chaser?!!!”进之介震惊地握住狩野的双肩。连进之介都不知道诗岛手里有chase的遗物,他以为signal chaser和变身驱动器一起被蛮野毁坏了。

当狩野告诉进之介诗岛说过“什么时候才能和你再次相遇,chase”,进之介眼神明亮起来。

“一切都连上了。”

这就是雾子提到过的进之介top gear状态?

 

进之介告诉狩野,刚应该是想重造chase。作为roidmude,只要能重塑核心也许就可以复活,而身在美国的哈雷博士是最可能达成这个技术的人。而且signal bike里储存着变身者的生体数据等等各种不可缺少的资料。有了核心(body)和数据(soul),就有复活chase的希望。

至于刚未曾向凛奈寻求协力,大概是不想让封印在地下的腰带桑察觉到自己偷藏了signal chaser的事。

“啊啊啊那家伙为什么总是一个人背负着一切,真是气死我了!”进之介非常愤怒。

那是针对不来寻求帮助的诗岛刚的愤怒,还是针对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察觉到真相的自己的愤怒?

大概两者皆有吧。

 

进之介一口气把剩下半听啤酒喝完,掏出手机就想给刚打电话,被狩野拦住了。

狩野说刚一直瞒着你们他的计划,如果突然被你揭穿他有可能会再一次逃跑,从你们面前消失。他说服进之介让自己去找刚谈谈,为此他需要进之介帮他一个忙。

在讨论了接下来的计划之后,进之介问狩野:“为什么要为刚做那么多?你明明昨天才第一次见到他。”

进之介的问题狩野也无法回答,“我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但是……今天早上因为我冒昧的提议而导致诗岛哭了,需要为那个道歉。”

“果然很像你呢,洸一。”

 

之后的几天中,狩野没有一天不在想着诗岛的事,等待进之介的联系。随着诗岛刚预定回美国的日期逼近,狩野不由烦躁起来。

某天在执勤之时,他遇到了一对在路边书店买童话绘本的母女。小女孩指着小美人鱼的童话书,对妈妈说人鱼公主好可怜。

狩野也不由从人鱼公主的故事想到了某个人——为了重要的人儿舍弃生命,毫不考虑被留下来的人的心情。

Chase,如果你现在在这里的话我有个问题很想问你。

你觉得你真的拯救了诗岛吗?

如果你能看到他现在这幅悲伤的模样,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但是小女孩的母亲对女儿给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回答。

“阿拉,人鱼公主并不可怜哟,因为呢……”

 

当天晚上,也就是诗岛刚要回美国的前一天,他终于等来了进之介的联系,这一次终于不再是道歉,而是一个确定的地址。

狩野敲响了诗岛刚下榻的旅馆房门。刚打开门,很惊讶狩野这么晚来找自己。

狩野原本有些担心上一次分别时搞哭了诗岛,会不会引起对方的讨厌,连吃闭门羹的心理准备都做好了。但是看诗岛一副很平常的样子,稍稍松了口气。

进去之后狩野便敏锐地观察到在诗岛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小小的玩具摩托。那就是进之介所说的signal chaser吧。

 

进门之后狩野便为了上一次的事情向刚道歉。刚很迷惑,他不明白狩野做错了什么需要道歉,但即使如此狩野还是坚持自己有道歉的理由。虽然困惑但刚还是笑了起来。

看着半夜三更被只见过一次的陌生人找上门来却毫无警惕的诗岛,狩野不由在心中感慨。

果然还是因为自己的这幅模样吗,在无意识中和熟悉的那人重叠了起来,所以根本无法提起防备。

这个认知不知为何让狩野的胸口有种痛楚的感觉。

这几天中满脑子都是诗岛的事,而直到此时狩野才开始意识到,这种心情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像进之介那样会说话,所以单刀直入地问了。”

“什么事?”

“你是想重造那个叫chase的家伙,想和他再一次相见吗?”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诗岛的视线扫过床头的signal bike,不由恍然大悟,“难道你把这个的事告诉进哥了!”

此时诗岛刚身上的气息变得和刚才完全不一样,满满的都是警惕。

 

但是狩野只是想帮助诗岛刚。

同样的外貌,同样的声音,就算只有一点点,能不能将诗岛刚的心从痛苦中拯救出来?

“我不能成为你的力量吗,诗岛?”

“……你在说什么啊。”

“我不能代替那个叫chase的家伙吗?”

 

诗岛刚追求的是已经逝去的人,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其他的事情都可以牺牲掉,包括和重要的姐姐、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有自己的人生。

如果可以替代逝去的人,进入诗岛刚的心里,他是不是就不用再痛苦下去了。

 

狩野慢慢靠近诗岛刚,两人的距离只有一臂之远,诗岛刚并没有退开。伸出一只手,正要触摸到对方的瞬间……诗岛刚躲开了狩野的手。

“代替chase?你在说什么傻话?”

“诗岛……”

“只是因为一样的姿态……我就能把你当成chase的替代品吗,你是真心这样想的吗?”

仿佛看透了狩野的心思,刚挡住了狩野伸过来的手。

“是这样啊,你和进哥都以为我是为了重塑核心而去找博士。但是……连博士都做不到啊……从头开始制作核心,时间根本来不及,但即使这样我也……”

 

为什么,要为chase做到这样的地步?

 

“为什么是你啊……”

从未见过的锐利视线向狩野投来,但是那双眼睛被泪水微微浸湿了。

“诗岛……”

“别用那个声音喊我!!……我想要见的不是你的样貌!!不是chase……不是那家伙的话,是不行的!!”

“……诗岛。”

 

果然诗岛所追寻的,并不是这幅样貌,也不是这个声音。

而是拥有“chase”的灵魂的存在。

这么说,那天自己轻率的行为确实深深伤到了他。

并不是想要追寻的“chase”,而是只有“chase”容貌的别人。

本来打算帮助诗岛,但结果却是伤害了他吗……

对不起,进之介……我好像太狂妄自大了。

和自己有着相同姿态的存在,曾经拯救了一个人的心。但是自己却无法做到同样的事。

看到面前强忍着痛苦而颤抖的诗岛的模样,狩野不由移开了视线。

再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了吧。

就在这么想的瞬间——

 

“……不对。”

诗岛微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对……不是这样!并不是你的错……”

听到这话的狩野不由再一次看向诗岛刚。

 

“是我……在害怕。害怕会忘掉那家伙……chase的事,……我绝对不可以忘记他……所以当没有办法清楚地回忆起……关于他的某些事的时候就会……

以后也许会有更多的事……再也想不起来……总有一天会全部忘记……但是只有这个,只有我绝对不能忘记那家伙……”

 

是了,这就是狩野之前从诗岛身上感知到的“在害怕什么”的原因。

诗岛刚的时间,在chase死亡的瞬间便停止了。

他比什么都更害怕的大概就是“忘却”。

所以在那个时候,他向狩野请求——“别忘记了,刚。”

透过狩野,看到了chase。以及对自己决不能忘却的提醒。

 

该怎么做?怎样才能拯救这颗伤痕累累的心?

chase,如果你在的话会怎么做?

和我相同的相貌和声音,如果是你的话,能再一次拯救诗岛吗?

在心中对已逝之人发出了疑问,而就在这个时候……

 

“忘记也没关系……刚。”

从狩野的口中很自然地冒出了这样的话。

“既然让你如此痛苦,宁愿你将我的事情忘掉,刚。”

“都说了别这样叫我……别叫我刚……?诶?刚?”

之前狩野对诗岛一直都是以姓相称,但此时却喊起了他的名字。察觉这一点的刚惊讶地看向狩野。

“我也很后悔……早知道你会如此因为我而被束缚,也许那个时候不把东西交给你就好了……signal chaser和驾驶证……”

驾驶证?我在说什么?

当狩野迷惑不解之时,面前的诗岛刚身上发生了更大的变化。

“chase?……是chase吗?”

诗岛直直地看向狩野,但是口中却喊着chase的名字。

明明之前才否定了拥有同样外貌和声音的狩野。

狩野无从得知诗岛拿着chase的驾驶证这件事,这件事连进哥都不知道,所以能说出这种话的就只有……

“刚,我一直都在,看着独自痛苦的你……在那个里面。”

手指指向摆在床头桌上的signal chaser。

狩野不由想到了之前进之介的话——“那里面保存着使用者的全部生体数据”,也就相当于灵魂。

原来是这样。

 

缓缓地接近了诗岛,将他眼角流下的泪水用手指抹去。

“我不希望你如此痛苦。看到你的痛苦,我这里的回路也痛了起来。”

一边说着一边用被诗岛的眼泪沾湿的手指抚上自己的左胸。

“真的是……chase吗?”

“是啊,刚。”

在听到“我”的回答的瞬间,诗岛瞪大了眼睛,接着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

“chase!!我……”

伸出双手拥住了“我”的背,身体颤抖不已。

“我”默默地看着这样的诗岛,回抱住了他。

“刚……我剩下的时间不多。只是因为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告诉你。

如果让你痛苦成这样的话,忘记我的事情也没关系。但是,我一直都会在你的身边,刚……只有这一点我想要你记住。”

“忘掉也没关系,又要人记住……真是乱七八糟啊你……”

“我自已也没能很好地理解,但是……这就是现在的我想告诉你的事……”

“是这样啊……仔细考虑的话,像你这样出乎意料的家伙,怎么也不可能完全忘掉。也许只会有一些事稍稍想不起来而已……chase曾经存在的事,绝对不会忘记……”

既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他”听,诗岛刚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

“chase……谢谢你……”

“刚……已经没事了。”

“嗯,但是,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希望你能留在这里。”

“……明白。”

在你的眼泪停下之前,我会在你的身边,不会离开,这是约定。

就这样低声细语,说出最后的约定。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正坐在诗岛所住房间的床头。而诗岛正躺在旁边的床上,似乎是因为哭累而睡着了,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但是……在诗岛的脸颊上方……

原本放在床头柜的signal chaser漂浮在空中。

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意识到应该是“chase”附在了我的身上,用我的身体和声音再一次救回了诗岛的心。

这样奇迹一般的事情发生在眼前,不知为何并没有感到害怕。

我看着持续漂浮在诗岛身边的signalchase,沉默着没有说话。

但是一个声音直接响在我的脑中,非常熟悉,但又感觉很不一样,和自己相同的声音。

——对不起,刚。——

那个声音……chase和之前的语调完全不一样,用微微悲伤的语气说出诗岛的名字。

——再一次在你的面前消失,会给你带来更大的痛苦。——

进之介说的没错,这家伙就算自己要消失了,也只会考虑诗岛的事。

机械的人偶……虽然被这样称呼,却比人类更像人类,是比谁都温柔的存在……

终于明白了诗岛为什么会被他所吸引。

——但是,刚,你还有进之介和雾子……以及新的朋友。——

“……你说的是我吗?”

我对漂浮着的小车发问。

——是的。——

“即使变成了这幅样子还是挂念着诗岛的事……chase,对于你来说诗岛是同伴以上的……重要的存在吧……”

——是宝物……刚是我的宝物。——

——所以……曾经借给我人类外貌的你,我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刚就拜托你了。——

“诗岛?拜托我?……对于你来说这样真的好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再次听到chase的声音。

——并不好。刚才也是……很想拥抱他,但却不是我的身体碰触到刚,让我难以忍受……但是……——

“但是?”

——只要刚不需要再一个人继续痛苦下去,怎样都好。除了我之外的人在他的身边也可以……只要刚能露出笑容。那样就好了。——

“……嗯,我知道了。”

——谢谢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一直漂浮在诗岛上方的signalchaser落在他的枕旁。

然后在床边,可以微微看见一个和自己很相似,穿着紫色外套的人影。

以前在进之介家的照片中看到过,那就是chase?

那个人影跪在在床边,温柔地抚摸沉入睡梦中的诗岛的发梢和脸庞。

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无法看清楚。

但是他的嘴角上,确确实实挂着一个幸福的、充满爱意的微笑……

然后在下一瞬间,那个身影化作了光粒。                   

——                    ——

我没有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但应该传达到诗岛的心中了吧……

从本应沉睡着的诗岛的眼角,溢出一颗泪珠,缓缓滑落。

说完这句话之后,chase如同溶入空气中一般,消失无踪。

 

身体和胳膊上有种温暖的感触,我突然醒了过来。

张开眼睛的时候,视线中是一片明亮的茶色头发。

颈部能感觉到诗岛平稳安宁的呼吸,看来是我抱着诗岛睡着了。

但是当我试着探寻自己的记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睡着之前发生了什么。

只是,拥着诗岛的头的那只胳膊……不,是那只手掌中。

什么时候拿到它的?

Signal chaser躺在我的掌心中。

难道是在梦中见到你吗,chase?

 

刚才发生的事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呢?

我不知道,也没有办法确认。

只是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昨天听到的那对母女的对话。

 

“人鱼公主呢,变成海中的泡沫之后,看到她最爱的王子陛下幸福的样子,怀着幸福的心情飘到天上,去了神所在的地方哦。”

“人鱼公主为什么笑了呢?”

“最爱的人能得到幸福真是太好了,所以我也很幸福哦。”

“那么说人鱼公主并没有感到后悔啊。”

“没错呢~”

 

那个童话,和刚才的chase重叠在一起。

那家伙也笑了呢。这么说那家伙也感到了幸福吧,我想。

 

看着怀中沉睡的诗岛,狩野握紧了手中的小车,下了决心。

Chase拜托的事情,自己一定会做到。不仅仅因为那人是chase最重要的存在,也是因为自己怀抱的心情。

等到诗岛醒来之后,一定要告诉他……

 

END



评论(16)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