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龙骑版弹丸论破【揪出黑幕解密篇】

存活名单:真司、莲、北冈、优衣+隐藏的第十五人

擅闯处刑室导致处刑中断的优衣被黄金熊大骂了一顿,但出乎意料的是黄金熊并未按照校规严格处置优衣,只是罚她关在她自己房间里闭门思过。而且因为被紧急停止,处刑系统出了问题,无法继续进行对真司的处刑。
莲进处刑室将真司救了出来,然后向黄金熊提出了质疑——这一轮审判的不公平,以及黄金熊违反了自身定下的规则,并向黄金熊提出了挑战,一定要查出来王蛇被谋杀的真相,以及戳穿黑幕的真面目。(总归是跟着弹丸原作的走向来嘛咳咳,莲果然是真女主!www)
此时优衣被隔离,北冈终于同意正式加入主角组一起查明真相,为小吾郎报仇。

调查过程省略(和诡计一样写不出来啦!),总之确认杀王蛇的是一个和真司有着相同体型相同外貌的人,真司愣住了。
他说他曾经有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孪生哥哥,但是哥哥三年前为了救自己而被人用刀捅,在医院中急救无效,确认死亡。
三年前就去世的哥哥,不可能再出现在这个学园中。
大家都在冥思苦想的时候,从宿舍区传来一声尖叫,然后便是机关枪射击的声音。
是优衣的声音!大家急忙冲向宿舍。只见优衣的房门大开着,里面乱糟糟的到处都是子弹孔,优衣蜷缩在角落里恐惧地发抖,面前的地上有一滩鲜血。
优衣没有受伤,地上的血并不是优衣的。果然有隐藏的第十五名学生?仍然处于惊吓状态的优衣只能断断续续地说话“真司君……另一个真司君……骑士战争……是什么……”众人察觉到优衣话中骑士战争这个奇怪的名词,但她因为极度受惊暂时无法提供更多信息,于是众人只好仔细查看周围,然后沿着地上的血迹,一直追踪到厕所里的密室。

打开密室们便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倒在地上,看到那个身影的瞬间真司便扑上去抱住了他:“哥哥……”
是的,只要看到身形便可以认出来,那是自己最喜欢的哥哥,失去多年的半身,心灵相通的孪生哥哥。
厕所的密室是一个没有安装摄像头和机关枪的房间。身受重伤的龙牙告诉了大家自己所知的全部真相。

世界的真相:脑后插管的虚拟世界,大家的记忆被强行抹去,灌输进虚假的作为高中生的记忆,本体在现实中沉睡,精神在这里进行游戏,如果在游戏中死亡,本体便成为植物人。神崎士郎制造这个系统的目的是为了唤醒植物人多年的妹妹,只要游戏进行到最后剩下两个人或者三个人时游戏宣告结束,只要优衣还活着,她的思想和记忆便可以逆输入进本体,得到重生。这个游戏被神崎士郎称为——“骑士战争”。

龙牙其实并不是玩家,而是神崎士郎在导入城户真司的记忆和人格时意外发现的第二人格,正好他需要一个人来辅助自己,于是在虚拟世界中还原了龙牙的人格,许诺让真司成为除了优衣之外的另一幸存者以此换取龙牙的协作。
初期的黄金熊都是龙牙操纵,神崎士郎在第三轮假装自杀之后和龙牙轮流操作,并很快取得了主动权。当发现真司的存在会威胁这个游戏的进展时,他教唆龙牙杀掉王蛇,假装要嫁祸他人,却偷偷引导优衣目睹现场,成功使真司成为嫌疑人,并且催促大家票死真司。当龙牙发现受骗之时已经失去了掌控的权利,只能偷偷行动破坏了处刑场的门锁为大家救下真司提供便利,并且趁优衣冲进处刑场混乱之时将处刑程序破坏。

被神崎士郎背叛,龙牙非常愤怒,决定要破坏他的计划,于是偷偷打开优衣被锁的房门,想要逼问她,因为优衣是除了神崎士郎以外唯一一个知道结束这个游戏方法的人。但是优衣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黄金熊也通过监视器发现了龙牙并使用遥控机关枪向他进行了射击。受伤的龙牙只好逃到唯一一个没有监视的地方苟延残喘。
龙牙用最后的力气对真司说,对不起我并不是你想念的哥哥,而且还为虎作伥做了很多坏事,但是能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真司抱着奄奄一息的龙牙,哭着说“哥哥,你就是我的哥哥,不要再次离开我……”
但龙牙还是死掉了,因为他是个单纯的数据体,死亡的时候身体便化为光粉,消散在空气中。

北冈并没有为令人动容的兄弟死别的场景所感动,冷静地提出最关键的问题——我要如何停止这个游戏,可不可以解救在虚拟世界死亡的大家。莲开口说按照龙牙的说法,有一个人有可能知道,她就是和自己一样只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神崎士郎最重要的妹妹,他有可能已经把退路事先透露给妹妹,防止意外产生。
优衣惶恐地摇头,她难以接受这个真相。哥哥就是黑幕,哥哥策划了一切害死了大家,哥哥的目的是为了救自己……优衣想不出来有什么办法可以停止游戏,她根本不知道。莲叫优衣冷静,说也许在她记忆的某个角落里,不起眼的地方,但却是最重要的线索。
然后优衣慢慢平静下来,努力地回忆,和哥哥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没有任何疑点。最后她回忆起来了自己曾经和哥哥一起在这所学校的美术室画画,画了好多画贴满了一面墙,那时候哥哥说了一句话,说……“优衣,当你绝望的时候,就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回忆,也是最后的希望。”
但是优衣也搞不清这记忆是真是假,因为记忆中的自己,明明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孩,为什么会在这所学校里?
“正是因为是不可能的记忆,才是最重要的线索。”

大家一起进入美术室,美术室的一面墙上确实贴着各种各样的图画,以前他们就检查过,并无异常。于是大家询问的目光看向优衣,之间优衣呆呆地走过去向着一幅画伸出了手——画上是男孩和女孩手牵手站在大树下笑着的画面。
“那张是……哥哥和我……”优衣将那张画轻轻揭下来,然后从画背后的墙上发出了强烈的光线让人无法直视,当光线消弱大家睁开眼睛,愕然发现所在的地方并不是美术室,而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走廊,两边有很多敞开的房间里散乱着鲜血和打斗枪击的痕迹。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发着白光的门,背后走廊的另一头则是一个镜子组成的多面体,看着就很阴森的样子,而神奇哥哥便站在那个多面体的前面。

优衣终于想起了一切,这样的游戏已经不是第一轮了,以前每一次当自己在游戏中失败死亡的时候,哥哥便会将系统重置,所有人回到最开始的状态,让大家一遍一遍地重复这场杀人游戏,直到优衣成为最后的胜者,达成自己的目标之后,哥哥才会罢手。(走廊两边血腥的房间就是以前的那些轮游戏中的杀人现场)

优衣哭着求哥哥不要再继续下去了,自己就算永远醒不过来也没关系,停止这个残忍的游戏吧。神崎士郎冷酷地表示除非你走那边的大门走出去,否则我绝对不会放弃。是的,走廊尽头那个发光的大门便是通向现实世界的道路,走出去,便可以永远离开这个噩梦一般的世界。

但是,那个胜利者大门最多只能允许三个人通过。根据学级裁判的规则,最后只有当活下来的人只剩3个人以下时,无法再进行谋杀并通过学级裁判决出犯人(因为谋杀后剩2人时一个好人一个凶手永远无法票出结果),所以系统的设定就是最多有三名胜利者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

但是现在站在这里的幸存者一共是五个人(真司、莲、北冈、优衣、神崎士郎),神崎士郎平静地说:“现在学级裁判的规则仍然有效,我们必须再进行一轮谋杀和审判将人数降到3人才能游戏通关。”

“开什么玩笑!
“我们怎么可能再听你这个黑幕的话!
“我们怎么可能继续自相残杀!”
真司吼了出来。

莲说神崎士郎你是这个系统的制造者,不可能没有留下万一黑幕被曝光的后路。
北冈也表示我不会丢下小吾郎,快点说出让大家都醒过来的方法。
神崎士郎冷笑说大不了我再次重置游戏,让一切从头开始。
莲说如果可以的话你早就该在龙牙曝光你这个黑幕的时候将游戏重置了,为什么还只是虚张声势地吓唬我们。
神崎士郎沉默,确实,龙牙在死亡前抓到了自己的漏洞在系统中植入了病毒,排除病毒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自己才面对他们试图拖延时间争取修复系统的机会。
这时优衣开口了。她已经想起了一切,而且她知道,还有一个方法,还有一个方法有机会救所有的人。
优衣说那个镜子多面体是整个系统的控制核心,那里有将系统手动切断并且将大家的精神全部输送回本体的功能,但是操作比较复杂,自己也不确定能否成功。所以真司、莲、北冈你们先从那个光门出去,我会去努力将大家都救回来。
“不行!”神崎士郎大吼。因为优衣和大家不一样,优衣的本体原本就是昏迷不醒的状态,只有通过这个系统成为胜利者通过光门,才能恢复意识。如果留在这里解救大家的话,就算成功了,优衣也仍然不会醒过来。
得知这一点的真司他们也很踌躇,优衣酱也应该和大家一起活下来,不能丢下优衣一个人。
但是优衣很坚持,因为除了自己以外没人能做到这一点,只要大家都没事了,自己就可以满足。神崎士郎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那我来吧,优衣,只要你听话从这里出去,我会保证把大家都平平安安地送回原本的世界。优衣说我相信哥哥你的话,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平平安安地回到现实世界哦。

但是门里只能出去三个人,总之最后是真司留下来,莲和优衣和北冈通过了门。
然后就剩下神崎士郎和真司的时候,神崎士郎说了一件连优衣都不知道的事——通过手动操作确实可以解放所有人,但是无法解放自身,也就是操作者将永远被困在这个死寂的世界中,无法离开。
真司说最后的操作由我来做。你要出去,陪着优衣,别再让她伤心了。神崎士郎深深地看着他。

现实世界中,在睡眠仓内醒过来的莲和北冈,回想起被神崎士郎骗来参加这个实验/游戏之前的一切,现实中的两人都已经是成年人,所谓的学校生活全部都是被灌输入脑中的谎言。真实的记忆和虚假的记忆混在脑中,使两人一时之间脑中一片混乱,一阵眩晕感之后,终于慢慢想明白发生的一切。这时听到不远处的睡眠仓发出声音。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向那个睡眠仓跑去。
神崎优衣,看上去和记忆中的那个少女大不了几岁,在睡眠仓内慢慢睁开眼睛。
“优衣!”神崎士郎成功了,他创造的系统确实拯救了身为植物人的妹妹,只是为此付出的代价,会不会难以承受?
优衣唤出莲和北冈的名字,但是多年未使用的身体行动不便,她请求两人扶自己起来,然后急切地走向其他沉睡者的睡眠仓……
大家毫无动静。
“难道失败了?”莲紧皱眉头。
“或者神崎士郎食言了。”北冈律师貌似平静的声线底下,暗藏汹涌的怒意。
“不可能!哥哥不会骗我的!哥哥,一定要成功啊……”优衣跪坐在地上,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在少女虔诚的祈祷中,室内的睡眠仓一个接一个发出打开的音效。熟悉却不同的伙伴们,挨个醒了过来。

经过莲和律师的确认,这些被强制退出游戏的同伴们,并没有在游戏中的记忆。他们只记得被神崎士郎邀请/欺骗来参加一个实验/游戏,然后莫名其妙地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被叫醒了。
连最后一个醒来的神崎士郎,都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优衣。
优衣扑在哥哥身上痛哭。北冈面对醒来的吾郎也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走上去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

但是打开的睡眠仓,只有13个。
最后一个人,城户真司依然在游戏中,本体沉睡不醒。
为什么会这样?莲怒不可遏地揪住神崎士郎的衣领,质问他。
神崎士郎坦言因为自己对游戏世界中发生过什么全都不记得了,但根据现状他大概能猜到是自己创造的系统成功了,拯救了妹妹,也将幸存者以外的人全部强制排除出游戏。
但是为什么还有一个人没有醒过来?
神奇士郎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踌躇了一下。优衣也流露出了担心的表情,急切地询问哥哥为什么真司君没有回来。
面对妹妹的哀求毫无办法,神崎士郎叹了一口气,只好说强制将大家排出游戏的手动系统需要一个操作员,那个操作员无法对自身进行操作,就只能永远被困在游戏世界之中。
“你们说的那个城户真司,也许是为了拯救所有的人,牺牲了自己。”
优衣痛哭了起来,莲也狠狠地握着手心几乎掐出了血。
“没有办法吗?从外部进行操作停止游戏的办法?”
神崎士郎去操作台试了试然后摇头说游戏中出了严重的bug(其实是龙牙植入的病毒导致),一旦关闭游戏,被困在其中的人的精神会和系统一起毁灭。

最后其他的人都散去,北冈律师来对优衣和莲表达了对真司的感谢与哀悼,然后和小吾郎一起走了。
只剩下莲和优衣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一直守在真司的睡眠仓前面。
优衣说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如果不放弃的话。
莲不相信什么奇迹,他只是默默地跟着神崎士郎一起对系统进行研究,也许总有一天能找到将真司救出来的方法。
他们是这样相信的。

然后,终于有一天……城户真司睁开了眼睛。

其实拯救真司的,是龙牙。
神崎士郎在离开游戏之前,用自己对系统最后的操作权限,进行了将龙牙复原的程序,那是最后的希望。
但是因为系统已经基本崩溃,还原人格记忆的程序运行了很久才成功。
被困在死寂世界中的真司,就算不吃不喝也不会饿死,永远的孤独几乎让他绝望。
幸好在濒临崩溃之时,有个温暖的怀抱将他搂在怀中。
龙牙微笑着抚摸弟弟的头,然后进入控制中枢,将真司送出了游戏。

23岁的城户真司醒来的时候,口中念着哥哥的名字,流下了泪水。
睡眠仓外看着真司的优衣哭得不成样子。
莲抬起头看向高高的天花板,不让眼泪流出眼眶。
他终于开始相信这个世界上是真的存在奇迹。

评论

热度(3)

  1. 某桃的窝某桃的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二点五次元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