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龙骑版弹丸论破【学级裁判流程篇】

龙骑版弹丸论破【学级裁判流程篇】(推理要素为0的设定大纲)

参与人员:
真司、莲、手塚、北冈、吾郎、王蛇、螃蟹、犀牛、白虎、羚羊、变色龙、白鸟、优衣、神崎哥哥共十四人(?)
校长是黄金熊~
因为是“超高校级”的故事,所有人物年龄设定为高中生。

各人称号:
真司——超高校级的幸运
莲——超高校级的池面
手塚——超高校级的占卜师
北冈——超高校级的律师
吾郎——超高校级的管家
王蛇——超高校级的暴走族
螃蟹——超高校级的风纪委员
犀牛——超高校级的游戏达人
白虎——超高校级的学霸
羚羊——超高校级的打工族
变色龙——超高校级的社长
白鸟——超高校级的欺诈师
优衣——超高校级的治愈系
神崎哥哥——超高校级的研究员


杀人顺序:

1、第一轮被害者[螃蟹]——凶手[吾郎]
虚伪的风纪委员螃蟹想在夜间偷偷杀掉北冈,没想到吾郎在北冈房间,扭打之下吾郎失手杀死螃蟹,北冈想办法帮吾郎处理尸体隐藏线索。搜查时众人都怀疑夜间行踪不明的王蛇(看起来就是个坏人),王蛇也毫不在意被怀疑。当黄金熊表示有共犯的情况下只有直接下手的算作凶手而且成功逃脱审判的话也只有凶手可以存活,共犯会被和大家一起处刑。得知这个情报时吾郎开始动摇。当众人察觉螃蟹被害现场是北冈房间,疑点全部聚集在北冈身上时,不愿意独自活下来的吾郎主动自首。
了解到北冈和吾郎之间深厚情谊的众人心中不忍,北冈表示情绪稳定。
但是在处刑要开始的时候和众人一起站在处刑室的铁栅栏前,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下北冈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步推了推栅栏门,被黄金熊嘲笑你们就在外面尽情欣赏处刑的美景吧~
因此真司觉得他只是在隐藏悲痛,看完处刑之后心中充满了对黄金熊的愤怒,向北冈提出一起抓出幕后黑手,但是意外地被拒绝。北冈表示自己一定会活到最后,无论付出多少代价。

(真司太蠢了,其他人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最后,所以只有冷静的莲担任侦探一职。真司和优衣打下手。律师就是类似于十神那种不和主角合作的高智商角色吧。)

处刑:
场景是在一间高级公寓中。
吾郎被装在一个很多洞的木桶状物里,然后从四面八方飞来很多把手被磨尖的拖把扫帚等等,插到木桶的洞中,最后桶上所有的洞被填满像个刺猬一样,从底下流出如河一般的鲜血。

存活名单:真司、莲、手塚、北冈、王蛇、犀牛、白虎、羚羊、变色龙、白鸟、优衣、神崎哥哥

2、被害者[白虎]——凶手[变色龙]
羚羊和白虎是青梅竹马好朋友,亲眼目睹吾郎处刑之后的羚羊精神非常不稳定,和一直保持着平静的好友白虎发生了争执,争吵过程中羚羊失手打晕白虎并以为自己杀了人而惊慌逃跑,实际上当时白虎并没有死,被路过的变色龙补刀。事发之后所有线索归到羚羊身上羚羊崩溃认罪,但一个小细节让众人意识到凶手另有其人,最后变色龙被抓出来。

处刑:
场景该是这样,本来站在台阶上做演讲的样子,然后台阶越来越高,而台下的群众都拿着绳子,处刑开始就是像有个拉力把变色龙拉起来,然后砸下又甩起来这样,速度越来越快砸了不知道几百次。
变色龙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嘛所以就让他这样死。

存活名单:真司、莲、手塚、北冈、王蛇、犀牛、羚羊、白鸟、优衣、神崎哥哥

3、被害者[羚羊、神奇哥哥]——凶手[犀牛]
经过两轮学级审判之后犀牛觉得这个游戏很有趣,他知道了所有规则之后就开始计划完美犯罪。至于怎么个完美犯罪法我智商不够想不出来,大概是利用了白虎死后羚羊的情绪不稳造成羚羊自杀的假象,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而且同一夜隔壁的神崎哥哥也自杀身亡,留下了给妹妹优衣的遗书,两起自杀案混淆视线对侦查推理造成不少麻烦(黄金熊不会告诉大家是自杀还是他杀)。最后犀牛几乎成功,却因为玩脱暴露了线索最终被处刑。

处刑:
场景是著名的游戏场景。
比如说真实版超级玛丽之类的,动不动冒出来会咬人的花啊,飞过来炸弹啊之类的,一开始犀牛还能躲一躲,后来冒出来越来越多就根本躲不了。
而且那些还是黄金熊放了个大框架在外面,假装在操作。
黄金熊玩的很开心,最后犀牛被弄成酱了黄金熊还竖拇指露齿笑那样呢,最后蹦出一个成就达成白金奖杯。

存活名单:真司、莲、手塚、北冈、王蛇、白鸟、优衣

4、被害者[手塚]——凶手[白鸟]
【白鸟企图杀王蛇的时候被手塚阻止,她认出王蛇是害死姐姐的凶手就算会被处刑也要报仇。手塚表示自己也和王蛇有仇(害好友钢琴师的手受伤无法再弹琴),但现在我们不能被仇恨所驱使,否则只会让希望看到大家自相残杀的幕后黑手更加得意。白鸟说但是我们不杀王蛇的话他迟早也会对我们下手,他根本就是个超高校级连环杀手不会放过我们的。手塚说我们只要团结他没机会作恶。白鸟勉强被说服。
后来手塚在例会上戳穿了王蛇的杀人犯身份,让大家提高警觉,但是没说白鸟的事。王蛇没否认自己身份但是难得直言自己对这种杀人游戏不感兴趣,只有光明正大的杀人才能解决自己的焦躁,不会费脑子搞什么诡计。】这件事可以提前到前面的日常事件中发生,总之是为第四个案子埋伏笔。

这个案子大概是白鸟还是不能忍受杀姐之仇人在身边嚣张,找机会想杀王蛇却被王蛇防备到了,王蛇顺手抓过来阻止两人的手塚给自己挡刀,于是手塚重伤,白鸟惊慌想给他止血却被王蛇掐住脖子,于是眼睁睁看着手塚死掉。
大家赶到看到惨状,但由于杀人一击是白鸟做出来的,王蛇虽然更可恨但他并不被判定为凶手。 真司和优衣不忍心票白鸟去处刑,白鸟哭着说都怪我不听手塚的话害他死掉都是我的错,请处刑我吧但是我会诅咒王蛇你这个杀人凶手不得好死。

处刑:
穿着婚纱的白鸟妹子被一只巨大的白鸟叼住从楼顶的天井飞走,然后现场的屏幕放出画面跟踪拍摄它飞到高空然后丢下妹子。最后镜头是戴着戒指的手指滚到一滩血旁边。

存活名单:真司、莲、北冈、优衣、王蛇

5、被害者[王蛇]——凶手[真司?]
真司被目击残忍虐杀了无法动弹的王蛇(对应之前白鸟的诅咒),目击者是和他关系最好,公认单纯善良不会说谎的优衣。而且因为之前白鸟和手塚的死,真司对王蛇有敌意,杀人动机存在。
这个案子中优衣有嫌疑的时候黄金熊出来不经意说了什么来洗脱她的嫌疑,虽然大家并没有完全相信黄金熊的话。北冈最早注意到第三个案子发生之后黄金熊的风格略有违和,而且偶尔出现过黄金熊忘记自己之前说过的话的状况。

其他人都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据,最后的嫌疑只有真司和优衣。真司相信优衣是无辜的,自己更没有杀人,凶手肯定另有其人,说不定不在我们这些人当中。优衣也表示同意,因为真司君不会做出这种事。其他人也开始考虑有隐藏的第十五人犯罪的可能性时,被黄金熊强制开始投票否则就全体处刑。

两条路线分支:
选择优衣是凶手,优衣被处刑,然后就会进入真司生子结局,真司不小心吃了什么药然后就意外怀孕了!(这就是黑幕的恶意啊——谁叫你们票我妹妹!——好吧这只是我个人恶趣味可以尽情无视这条路线,捂脸)

选择真司被处刑,优衣会冲进处刑室导致处刑暂停。游戏继续。

处刑:类似于挂十字架的场景?总之被中断了。

存活名单:真司、莲、北冈、优衣+隐藏的第十五人?

 

评论

热度(2)

  1. 某桃的窝某桃的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二点五次元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