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龙骑中之人穿越脑洞(大纲)

阅读前请注意:
本大纲是假面骑士龙骑的演员须贺贵匡(城户真司役)与松田悟志(秋山莲役)穿越到龙骑世界的RPS同人。
本文基本架构严重参考大搜同人《镜面》,所以这篇只会以大纲+片段形式存在,仅用以和小伙伴们交流脑洞,不会扩展成正文。

脑洞开发者为我和我家妹子。
须贺和马自达形象来源于我们对网络资源和各类访谈进行的自我理解,与真实人物性格必然会有误差。我们只对我们理解的MS两人形象负责,和真实人物无关。
部分细节/梗发掘自真实访谈。


大纲:

事件发生在龙骑TV版大概拍最后几集的时候,早上须贺直接穿着那件蓝色羽绒服去外景拍摄地花鸡,到达的时间是比约定中的9点早了半个小时,花鸡中只有角替和枝(沙奈子)一个人坐在吧台内。看到须贺推门进来阿姨很热情地打招呼,须贺也立刻笑着鞠躬说早上好,然后左右看看其他staff都没有来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平时这个点监督和其他staff都会提前来布置场景的。
在吧台前坐下,须贺正想说出心中的疑问,沙奈子阿姨开口说真酱也好莲酱也好,怎么一个两个都不回来过夜啊,真酱你快点老实交代去昨天晚上哪里玩了?须贺愣了一下然后说角替桑您别跟我开玩笑呀。沙奈子疑惑地表情看着他你在说啥?须贺无奈地说阿姨的演技果然毫无破绽请别这样这么认真地和我开玩笑。
这时厨房的门打开的声音,须贺转过头去看到杉山彩乃(优衣)从里面走出来,礼貌地微笑“杉山桑也在啊,早上好。”优衣惊讶地看着他。身后传来沙奈子的声音“优衣酱,今天真酱是不是不太对劲啊,今天一直说着些奇怪的话。”优衣也疑惑地问真司君你没事吧,昨天晚上在编辑部熬夜工作没有休息吗?
须贺简直是无法忍受了喂喂这是什么整人节目吗,石田监督摄影师桑你们肯定躲在哪里偷拍吧,小林靖子女士这是你写的脚本吗,角替桑杉山桑你们赢了别再演下去了。
然后被两位女性用同情的眼神望着。“果然是,昨晚熬夜熬昏头了?”“真司君你要不要回房间休息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了,须贺心中充满了无力。
这时花鸡的大门碰的一声被撞开,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出现在门口。

(等等这样写下去就不仅仅是抄袭架构而是整篇抄袭了吧喂!赶快切换场景)

马自达醒来的时候闻到一股刺鼻的药水味,醒来发现自己身在医院,趴在病床旁的小桌子上。他很奇怪明明自己昨晚半夜2点才拍完戏从东映回家倒头就睡了,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转头环顾四周他发现病床上躺着一位女性,是熟悉的面孔。つぶらまひる桑(惠理)?马自达不明所以地摇着她的肩膀想叫醒她,但是对方怎么都没反应。这时有护士走了进来说请小声一点这里是医院要保持安静。马自达拦住护士小姐搞清了这里是什么医院,又听护士说自己昨晚就来探病了一直待在这里,脑中一片混乱。此时他的目光移动到了病床前的名牌上——小川惠里,那里赫然写着这几个字。
小川惠里?这里不是拍戏的片场吗?马自达奔出门左顾右盼,哪里都没有摄制组的一丝痕迹,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快9点了约定的拍摄时间将到,糟糕不能迟到啊,他急匆匆地奔出医院想着つぶらまひる桑的事等到了摄制现场问问是怎么回事吧。经过医院门口空荡的停车场时他瞥到一台熟悉的本田Shadow,没有多想,他走到马路边拦了一辆taxi。

花鸡的门被撞开,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闯了进来。
哟,大家早上好啊抱歉我来迟了!
看到和往常一样和大家打招呼的马自达,须贺不由松了一口气。
但是优衣和沙奈子则露出惊讶的表情。


马自达看到须贺就很热情地和他打招呼,须贺因为刚才沙奈子和优衣的反应还愣着,只是条件反射地礼节性回礼。马自达自顾自地说今天早上好奇怪怎么staff大家都没来blabla,沙奈子和优衣看到“莲”反常的表现露出了惊悚的表情。
须贺发现两位女性表情异常,连忙把马自达拉到一遍,小声地跟他说今天不对劲blabla,马自达小声说难道是整人节目?须贺看了一眼不远处担心地看着他们的优衣,皱着眉说那她们也演得太好居然没有笑场。

这时须贺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发现是拍戏时用的真司的粉红手机,上面亮着的赫然是总编的名字。须贺按了接听键,就听见对面总编的大嗓门:“喂真司!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你又迟到了!blabla”
须贺狐疑地和马自达对视一眼,开口打断总编的话:“前辈?你也参与整人游戏了吗?”
总编无视了须贺的问题,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真司啊我看你最近心思都不在工作上干脆我给你放个假好不好,三天行不行?别跟我说要休一周啊休一周的话你就给我不用来了!blabla”
须贺默默地挂了电话。
此时两个人同时看到了电话上显示的日期,那并不是今天应该的日期,而是在大约一个多月后——正好是他们正在拍摄的龙骑剧中的时间。
须贺忍不住大步走到优衣身边抓住她的胳膊:“今天是几月几日?”
优衣吓了一跳,怔怔地看着他说了一个日期。
和手机上显示的一样。
须贺头轰地一下像要爆炸一下,他忍不住双手抱住了头。
马自达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正想问,优衣担心地拉住了两人的袖子,避过沙奈子的耳目小声地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被monster袭击了?还是哥哥对你们做了什么?
听到monster这个词两人脸上满是震惊。


须贺假托“昨晚熬夜工作要休息”马自达也假装累了两人一起上楼回了房间,里面的陈设都和片场一模一样。
两个人坐在各自的床上面面相觑。
马自达提出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穿越”?我们来到龙骑的世界了?
须贺皱眉别说傻话了这种事怎么可能。
但是优衣和沙奈子阿姨确实对拍戏的事情毫无所知啊,我刚刚在医院也是看到惠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现在都9点多了还没staff来外景现场,怎么想都是我们掉到另一个世界了。
须贺暴躁地打断他:别开玩笑了,龙骑的世界……我们怎么可能来到这样的地方!
马自达倒是很容易接受这些不科学的东西,乐天派的他适应环境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比较强吧,但也是因为他没有想到某件事……而须贺心中正是为这种可能性而恐惧。

须贺想抽烟,但是手伸进口袋没有发现烟盒,只有一样冰冷触感长方形物体。须贺脸色白了,身体僵直,摸到那个东西上面凸凹的花纹却不敢把它抽出来。
喋喋不休的马自达也发现须贺表情不对劲,疑惑地凑近他问须贺chi怎么了。被突然靠近的马自达的脸吓了一跳,须贺身体往后一缩,那个东西从口袋中掉落在地上。两人低头去看,然后脸色都变了。
那是龙骑的卡盒。
不会吧……须贺喃喃自语,然后一把拉过马自达,把手伸进他的黑大衣口袋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在内侧口袋里掏出夜骑卡盒。
难道……真的能变身?

马自达提出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到底是不是真的穿越到龙骑的世界。这么说着的时候马自达脸上分明流露出一种跃跃欲试兴奋的表情。
喂!须贺拉住了他的胳膊。不知为啥,须贺不希望他去试。大概是害怕被证明马自达的猜测是真的,害怕自己心中害怕的东西成为现实。
马自达转身对他笑,很温柔如沐春风的笑脸。不要紧的只是试一下而已不会有什么危险,然后拉开须贺的手。
面对镜子举起卡盒,很帅气地做出了习以为常的动作喊出变身二字,一根腰带出现在马自达腰上。
须贺正想开口叫马自达停下,他却已经自顾自地把卡盒插进了腰带,然后在须贺眼前变成了夜骑。
马自达摸摸自己的脸,面具底下传出似乎是惊喜的声音“好厉害真的能变身哎须贺chi,我真的成了假面骑士?你要不要也来试试用龙骑卡盒?”
须贺望了一眼手中的龙骑卡盒露出了厌恶的神情将它丢到床脚,向门口走去,大概是想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马自达一惊一乍地说别摔坏了这么重要的东西,走过来正想捡,两人耳边传来刺耳的玻璃蜂鸣声。
什么?!两人左顾右盼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须贺看到马自达背后的镜子中,有一根触手伸了出来卷住马自达夜骑的脖子,他想开口警示的时候已经太迟,触手然后趁马自达重心不稳跌到时拖进了镜子里。
马自达君!须贺伸出手扑向镜子,但已经来不及抓住马自达,趴在镜子上他看到monster抓住了夜骑,夜骑怎么挣扎也无法逃脱。
马自达君!!虽然恐惧的事情变成了现实,但是须贺忘记了自己刚才是想逃跑的。他把龙骑卡盒捡起来,心理斗争了几秒,然后闭上眼睛向镜子挥出手喊出了变身二字。大概是平时拍戏的时候做多了条件反射,他不由自主也做出了真司的变身pose。
然后须贺龙骑迟疑着把手伸向镜子,镜子表面上泛起波纹,他的手确实进入了镜子的那一侧。看到夜骑还在monster手中苦苦挣扎的样子他一咬牙向前发力,整个身体撞进了镜子之中。

然后战斗过程大概就是龙骑跨上摩托,然后沿着通道向前开冲进对面开阔的平台,准准地把monster的触手撞断,使夜骑得到了解放,然后在夜骑身前停下。倒在地上的夜骑蹦起来一脸开心地喊须贺chi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我们合力来把那个monster干掉吧,须贺一把抓着他的手把他往车上拉(当然因为马自达太重了他拉不动啦~),马自达惊讶地问干嘛,须贺说快逃啊。马自达很震惊地样子说你在说什么啊monster就在那里不打倒的话它会到处害人的,然后甩开须贺的手面对monster举起剑摆好应战pose。须贺在后面吼你疯了啊不要命了吗这可是真正的monster不是在拍戏啊。马自达很镇定,学着在片场里看了无数遍的穿着夜骑皮套的伊藤桑的动作,从腰带里抽出卡放入翼召剑。
"Sword Vent"
"Guard Vent"
须贺目瞪口呆地看着马自达夜骑行云流水地动作和monster战斗,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能打了?
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因为马自达一边打还一边大呼小叫地嚷嚷:“变身了之后好厉害,自然而然就知道要怎么战斗了诶!须贺chi你要不要来试试!”
须贺正要吐槽打架的时候能不能专心点,就如印证他的想法一样,暴怒的monster突然一招将夜骑放倒,狠狠地踩在他的胸口上。
糟糕!在思考该怎么做之前,龙骑的身体就已经自然地行动了。
"Sword Vent"
"Advent"
在无双龙的掩护之下,龙骑熟练地避开monster的攻击迅速逼近,将其一刀两断。(只是不会写战斗场面所以迅速打完咳咳)
须贺惊讶于自己身体敏捷的反应和超于常人的力道。作为一个业余取得空手道黑带的人,他对格斗并不陌生,所以在出手的那一霎那他便知道这种曾经的战斗能力绝对不是正常人类能够拥有的。
这就是假面骑士的战斗吗?
和在片场里看到的SA们穿着皮套实现排练好的战斗完全不一样,这是赌上性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真正的战斗。


打完monster须贺紧张地问马自达刚才被打中有没有受伤,马自达耍了一下宝,被须贺吐槽别用夜骑的样子做这样傻的动作伊藤桑看到的话会哭的。

然后回到花鸡房间的两人坐在各自床上沉默不语。须贺说不能这样下去,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回到我们自己的世界,马自达问要怎样。须贺想想说早上我是从我家来花鸡的,回家去也许能找到什么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是须贺而不是真司的东西。马自达说好主意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时空隧道或者任意门之类的,须贺嘴角抽了一下啊希望如此。
出门的两人被优衣疑惑地问没事了吗,须贺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说休息好了但我们有些事要处理出去一下,马自达很配合地什么闭嘴装深沉。优衣扯住须贺说你们俩要好好地别打起来哦,须贺笑的和真司一样说放心吧优衣酱我们没有吵架。出门之后一直沉默的马自达忍不住说须贺chi你真是神演技。
走到花鸡门口停着真司的小绵羊,须贺掏一掏口袋找到了真司的摩托车钥匙,果然和道具一模一样啊。
但是门口只有真司这一辆车,须贺问你的shadow呢,马自达无辜地摊手说我又不知道莲把它停到哪里去了。须贺叹了一口气跨上车拿出两个头盔把副头盔扔给马自达示意他上车,马自达一愣你载我吗?须贺发动车问你不打算去了吗?马自达说还是我来开车载你吧,须贺白了他一眼“别想,车主可是我”,马自达本想吐槽这明明是真司的车又不是你的,但看到须贺面色不善就怪怪把话吞了回去,跨坐在后座上。(我就是单纯想看矮个子的须贺骑摩托载着高个马自达的画面www)
其实须贺心中闪过一件事——分明自己来花鸡的时候门口没有停着这辆车啊。但因为急着去目的地所以没有多想。

然后开了二十几分钟车,途中马自达想说什么都被须贺心不在焉地嗯嗯啊啊地敷衍过去,马自达最后终于觉得没趣就闭嘴俩人沉默着到了目的地。

记忆中住了很多年的家的所在地,却完全不见自己住的那栋楼房。两人在附近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巴士车站确实还在那个地方,但是相隔一条路的公寓却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建筑。
不可能,我明明早上就是从这里去片场的!须贺急躁地一拳锤在摩托车座上。之前闪过心头的那件事突然在眼前变的明亮,明明自己去花鸡的时候门口没有真司的摩托车,为什么出来的时候它就忽然在那里了...推门的一刹那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混蛋怎么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须贺喃喃自语的时候,马自达忍不住插话“要不,我们去东映看看?也许还有认识我们的人?”(这种抄袭镜面的节奏咳咳)
须贺苦笑你是笨蛋还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吗,这是龙骑的世界怎么还会有东映的存在。
但是,确实是有啊……抬起头顺着马自达手指指向的地方,须贺看到远处的电影上映广告牌上确实有东映的logo。
虽然半信半疑但两人还是向着记忆中东映本部大楼出发了。
过程省略,结果是东映确实还在那个地方,而且也确实有拍变身英雄的片子,但是没有假面骑士。现在热播中的系列特摄是金属英雄系列,而假面骑士只是一个三十多年前企划名为假面英雄的废案(这里可以塞点捏他,先随便这样写)。石田监督田崎监督等人是存在的,但是未经预约无法见到他们,两人也明白就算见到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了他们不可能认识自己。(须贺也许可以用真司的记者身份查点什么,但也没意义了。)
走出大门望着东映的牌子长叹一口气,须贺想到自己作为一个演员的梦想大概就此破灭了。小的时候看着剧团的演出而萌生出的想演绎各种各样人生的理想(某本访谈里须贺提到的),为此不惜和想要自己继承祖业的父亲闹翻,怒而离家出走为了争一口气而四处奔波独自生活,好不容易抓到了第一个主役的机会想以此为起点磨练自己。开拍的这半年多虽然特别的辛苦经常从早上6点一直拍摄到第二天早上6点,在休息室躺20分钟就得起来继续拍摄(双人对谈切页中的采访),扮演的又是个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类型的角色,为了自然地表现角色的行为他反反复复地练习着,坐在车子中赶路的时候也一刻不停歇地熟读台本,揣摩人物性格,吃了不少苦。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很快乐,因为这就是他一直在追求的,想要实现年少时梦想的第一步。
但是一切就这样化为乌有了吗?
须贺很想哭,他不想让身边那人看到自己脆弱的表情,于是把脸扭到一边背对着马自达。

须贺chi……
干嘛?须贺语气很不友善。
回去我们的世界之后再一起接新片演搭档好不好?
……八嘎,首先得能回去才行啊。须贺对这个总是不分场合KY的搭档简直无奈。
喂喂在这个世界里分明你才是笨蛋吧。马自达对须贺露出一个莲标准的宠溺表情(见脑残DVD最后)。


【剧情跳到第二天】
第二日早上,因为没有了一向准时的闹铃,马自达一觉睡到快9点,被须贺喊起来。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马自达嘟囔着让我再睡会儿难得几天不用工作,须贺好气又好笑地说一会儿没早饭吃了别怪我。听到须贺的声音马自达一下惊醒,脱口而出问你怎么会在我家里,须贺喂喂你睡糊涂了吧好好看看这里是哪里。左看右看马自达才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哎?我们还在那个世界?须贺脸色沉重地点点头,然后嘱咐你别忘了昨晚说好的,一会儿要扮演好你的角色,别穿帮了,然后就走了出去。马自达一边穿衣服一边默哀自己要一直扮演那个不苟言笑的沉闷家伙,太不爽了。
 
下楼之后看到了优衣,优衣问好之后说好难得莲睡到这么晚才起来,真司已经去上班了呢。马自达努力拉长脸摆出面瘫的样子保持沉默。白天在店里帮忙一天无事,晚上须贺回来很累的样子,优衣担心地问今天怎么这么没精神,须贺摆出笑脸假装元气的样子说只是工作很累,然后努力地学真司的样子没话找话说。晚饭幸好是优衣先做好了,须贺本来还担心自己除了寿司和饺子以外不怎么会做别的菜万一露陷怎么办。
 
吃完饭两人回房,须贺累地瘫在床上,马自达终于憋了一天可以好好说话,问东问西,须贺完全懒得回答他。记者工作很辛苦,写稿比想象的难多了,还在外面跑了一下午采访各种碰壁,原来真司平时也挺不容易的。马自达抱怨好闷哦好想去钓鱼唱K,被须贺白眼说要去你自己去。
 
马自达去洗澡,真司去洗手间的时候听到马自达在浴室里大声唱歌唱的很欢脸都黑了,用力地敲门叫他闭嘴想吓到优衣她们吗,马自达只好收声,但还是忍不住小小声地唱起来。须贺无可奈何也没再管他,一边洗脸一边听着浴室传来的轻柔歌声,莫名觉得很好听。虽然以前也听过马自达在KTV里唱歌,这首歌的旋律虽然也经常在拍戏的间隙听到马自达哼,但这是须贺第一次听清歌词,歌中饱含的感情让须贺的心中也有点受到触动。(咳咳这段等我查到马自达的歌词再说)
 
马自达洗澡出来之后换须贺进去,他一边泡澡一边感叹不知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那边的世界不知道怎样了,这时摆在浴缸边缘的手忽然碰到一个金属物体——是串眼熟的指环。须贺呆呆地看着那个东西,忽然想到那两个人不知道现在在哪里,那个笨蛋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看着对方脖子上的指环,不由叹气。起身穿衣,须贺把指环带回房丢到已经躺上床的马自达身上,喂你怎么把这个东西忘了。马自达连忙道歉,死皮赖脸笑着解释这东西太碍事就取下来了,须贺提醒现在的你就是莲,要时刻演好你的角色,这才是敬业的演员。被马自达反问难道你就这么想演真司?就算是异世界就不能做回自己了吗?被欺骗的优衣很可怜啊她信赖的伙伴们都已经不在了。须贺愣了一下然后爆发优衣可怜那谁来同情我们,被抛到异世界的自己才更是……
【吵架过程跳过,总之大概是让马自达表达出“至少在我面前你不用演戏,你就是你。”或者“你不是一个人,有我陪你”之类直击须贺内心的告白/马自达你这是无意识攻略完成么!】
 
最后是猜测原本的那两人去哪里了,不会和自己交换,在自己的世界吧。须贺表示莲要是知道和他一样脸的你这么欢脱一定气死,马自达说至少他本色出演可以继续拍戏。马自达问他们如果知道自己的事都是电视剧里拍出来的东西会不会崩溃,须贺说我更担心他们看到SP和剧场版没一个好结局会是什么感受……两人沉默……
 马自达问你说TV的结局会怎样?须贺苦笑这个你得问小林女士。马自达说应该会HE吧,毕竟假面骑士系列结局大部分都是皆大欢喜的HE,须贺反问你看的假面骑士比较多,以前的剧场版里有像龙骑剧场版那样全灭的吗?马自达无语。须贺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喃喃地说希望小林手下留情我可不想死在这里,马自达连忙说也许这个世界不是和剧中一样走向呢,至少我不会和你战斗,我们可以一起试着阻止骑士战争。须贺忽然岔开话题说我觉得莲的话也不会和真司战斗。马自达愣了一下,连忙点头同意,那当然,莲只是个面冷心软的好人嘛,肯定不会真心和真司战斗的。但是他也不会很积极地帮助真司啦,老是口头上打击他,我可不会这样!听着马自达的话须贺心中有点暖暖的。
 
别死啊。
嗯,你也是。(剧场版台词)
须贺已经分不清这是真司对莲说的话,还是自己对马自达说的了。(入戏太深?)
 
【欢乐日常:须贺虽然拒绝但最后还是陪马自达KTV钓鱼等;马自达陪须贺去祖传的寿司店,当然没找到,于是马自达请客吃大餐(狠狠地敲了一笔,不过反正是莲的钱www);马自达对记者工作有兴趣想去ore看看,须贺拒绝,马自达故意在优衣面前用莲的语气堂而皇之提出要求,须贺不得不同意。】
【总之因为是个大纲所以感情线就不细写啦啦~】

 
【直到某日,阿姨提起过几天优衣生日,两人脸色大变,因为剧场版结局就是优衣生日为deadline。】
 
知道一切都是起源于自己的优衣想自杀,被须贺阻止——不行你死了也无济于事,世界会随着神崎士郎崩溃(他们只知道剧场版设定)。马自达提出试着劝服神崎士郎也许是唯一的出路。
于是三个人一起去找士郎,须贺说的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逻辑严密的一点都不像真司(具体怎么说的我也想不出来咳咳)。士郎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每一次我都是被你破坏计划。须贺说我就是真司,虽然我没有那样单纯善良毫无心机,但因为有了真司才会有现在的我。
士郎也许听明白了也许没听明白,但是阻挠自己的打倒就行了,于是叫出奥丁攻击,被马自达挡下。士郎问你不想救惠理了吗?马自达说她是个无辜的好人,但是不能为了她而牺牲别人。士郎说你的爱情也堕落了,我以为你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马自达说除了对女友的责任感之外,这个世上还有很多其他重要的东西和不能打破的原则,所以我要阻止悲剧再次发生。也许我们的力量很少,很难战胜你这个相当于神的家伙,但是我不会失去希望——因为我们是假面骑士,是正义的战士,所以一定会保护这个世界,所以只要打倒你就行了!(马自达嘴炮攻击www)
士郎说秋山莲你变了,是因为那个笨蛋吗?马自达脱口而出他不是笨蛋,他是我最重要的搭档!然后转过头说须贺chi,如果这次能赢,陪我回老家(之类的)好吗?[反正就是求婚意味啦!至少看起来像求婚ww]须贺唰地脸红,半天一句笨蛋你在说什么,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状况,说这种不合时宜的话。马自达笑嘻嘻地说反正是最后一战别管啦可以答应我吗,须贺点头说好,如果能活下去的话,马自达说不仅能活下去,我们还会一起回去——因为我们是假面骑士的主角啊!(都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自信,这种用flag战斗的感觉你们是非公认么!)
两人一起合体技最后一击,然后在两人眼前,镜子破碎,世界开始崩坏,两人同时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须贺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真正的自己的卧室,自己的床。他愣愣地想着是不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这时手机铃声响起“Ryuki~~”(就是访谈里提到那个手机铃)
“喂?”
“须贺chi!是你吗?”
“……嗯。”
望着窗帘后透过来的阳光,须贺握着手机笑了。(等你们看到自己的演戏事业快被那俩家伙毁了就笑不出来了喂!wwww)

 

【龙骑中之人穿越脑洞MS篇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