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秋山莲/龙牙

感谢从天而降的小天使接我的单帮我写梗~~
而且还没收钱【心】

EX-AID和秋叶原红保护协会:

秋山莲回去的时候,对床的人还没有睡着,在他进来的时候偏过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一个字一个字阅读着电脑上的文字,就像昔日那样。秋山莲默默脱掉外套,整理白天购入的物品,另外一边的人阅读的声音越来越大,秋山莲不知为何便感到说不出的恼火。




“闭嘴”他转头低声说,然后继续整理自己的物品。其实这些物品早就整理好了,但若是不给自己找点事做的话,压抑的气氛就会让他喘不过气来。




“原来莲你对这个不感兴趣啊”穿着蓝色外套的青年懒洋洋趴在一边,他又点击了几下,打开另外一个页面,“这个新闻页面倒是不错呢,头条是今天发现了……”




秋山莲猛地走上前去,合上对方的电脑,他盯着对方看,而穿着蓝色外套的青年只是咧开嘴,露出了充满恶意的笑容。那样的笑容让人下意识感到不舒服,宛如嘲讽般的笑容在这张脸上无时不刻不提醒着秋山莲发生过的事情。




愤怒的情绪点燃全身,就连大脑运转也比平时来得更加迟缓,秋山莲的手放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并没有用力,而是微微颤抖着:“为什么活下来的是你,为什么活下来的是你……为什么……”




而对方依旧保持着这样的笑容,从刚才开始,那样的笑容就没有变过。他就这样笑着看着眼前快要崩溃的男人,露出了几乎算得上“愉快”的笑容。




“这样真的好吗,莲,最后剩下的只有我了,如果就连我也消失了,就再也没有人……”对方笑着说,笑容中的恶意几乎要流淌而出。




他没有说完,秋山莲松手,连外套都来不及拿,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这是骑士们的战斗结束的世界。




秋山莲走得匆忙,楼下的优衣刚刚煮好咖啡:“莲?”




秋山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哼一声便离开了。穿着蓝衣的青年懒洋洋地走到楼下,刚好能够看到秋山莲启动摩托时的样子。




“真司,你又和莲吵架了?”优衣把咖啡放在他的面前,“他好像真的很讨厌你,没关系吗?”




蓝衣的青年接过咖啡杯,他捏着咖啡杯的杯身,摇晃了几下,咖啡从杯中溅出来弄脏了桌面。城户真司抬起头:“你是这样想的啊,怎么会呢,我可是他最重要的人了。”




他在“最重要”上微微加重了读音,紧接着便自顾自露出了笑容,这个笑容放在他的脸上,让这个人显得格外富有朝气,如同地球上活着的其他生命一样,生机勃勃,但少女优衣却无端觉得背后发凉。




大概是感觉错了吧,他这样想着。




不久之后秋山莲回来了,他什么都没有说,看到桌上的咖啡后,他伸手要拿,面前的蓝衣青年却抢先一步抢过他的咖啡杯,松手的时候,咖啡杯已经摔碎了,深色的液体在地面上流淌着。




“对不起”蓝衣青年这样说着,“不小心摔碎了,不过相比你是不会介意的对吧?因为我可是你最重要的人了。”




秋山莲抬头看着他。终日相互憎恨的两个人凝视着对方,片刻之后,不约而同地将视线移向了别处。蓝衣青年蹲下神收拾杯子的碎片,神崎优衣在这样的气氛中,也很难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她匆匆扔下一句“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便离开了这家店。




穿着蓝衣的青年有着灿烂的笑容,他的身上蔓延着浓厚的恶意,这些恶意在看到秋山莲的时候便蔓延开来,几乎要具现化、是只有秋山莲才能体会到的浓重恶意。




只有这个人,他确切地希望对方能够就这样死去,成为土地里的尘埃,碾压成碎片,然后永世不见。但是对方说得没错,眼前这个人,的确是他最重要的人没错。




漫长的战斗尾声,他的愿望成为了真实,世界得以重置,带着昔日记忆的他,找到了自己最为重要的人。他不知走了多远的路才来到这里,在看到对方的时候,似乎这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旅途中的疲惫也烟消云散,那个穿着蓝衣的青年、在轮回中和他共同战斗的青年,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几乎克制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如果是这个人的话,第一句话究竟要说什么才好,是提及在轮回中已经烟消云散的欠款,还是像个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别傻了,那可是城户真司啊。




秋山莲走过去,尚未等他鼓起勇气说出第一句话,对方便笑着开口了,那个笑容异常邪气,这样的笑容让面前这个人仿佛成为了邪念的聚合体一样,明明是和城户真司一样的脸,但却有着比城户真司更加让人不寒而栗的表情。




“你是谁?”秋山莲皱眉问。




“我是城户真司啊,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莲你这个人还真是健忘”对方歪着头露出一个笑容。




“你是谁”秋山莲冷着一张脸,重复了一遍。




“我说过了,我是城户真司啊”对方的笑容愈发灿烂,每一句话就如同锋利的刀刃,“还是说,同样是真司,生活在镜子中的我就什么也不是?你觉得开心吗,我是城户真司,我可是——”




秋山莲伸手要掐住对方的脖子,而这个曾经生活在镜子中的青年只是平静地露出笑容,一如往常般充满着负面情绪:“你要杀了我吗?本来就不属于我的生命,失去了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但如果我消失了,你的真司就真的不存在了……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放在他脖子上的手,最后还是松开了。




在这个世界上,舍弃一切才得到救赎的秋山莲,注定要永远和他最憎恨的人生活在一起。就像这个生活在镜子中,被称为“龙牙”的真司一样,这样两个相互憎恨的人,只能永远相互敌视着共同生活下去,缅怀一个并不存在的人。




即使伸出手,并且对方近在眼前,也永远触摸不到的人。




这个曾经生活在镜子中的人呢,大概也憎恨着面前这舍弃一切也没有挽回曾经那个有着灿烂而温暖笑容的另一个自己吧,也许曾经有一瞬间他把握住了“爱”这种东西,但是这也没有意义了。他获得了所有想要的东西,但是失去的东西也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留下的这两个人,就只有永远的相互折磨而已。

评论(2)

热度(26)

  1. 某桃的窝今天邦邦吃菠萝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从天而降的小天使接我的单帮我写梗~~而且还没收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