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桃的窝

特摄向主号
子博客(特摄资源、乒乓、DC家birdflash)见链接
DC同好请加子博

虎—>剑

答应 @PETM世界保护水野胜协会  的剑虎,虽然按我的尿性还是虎太郎单箭头…… 

渣的我都不好意思再看第二遍,明明晚上睡觉前想到这个梗的时候觉得妙极了,写出来就成了这鬼玩意儿。文力已经绝望了。

总之是送给阿绫的渣粮,希望心情和身体都快点好起来~~ 不过难吃也请不要打我,捂脸。

----------------------------------------------

虎太郎从小就喜欢漫画中的超级英雄,尤其崇拜超人,所以他长大之后做了一名和克拉克一样的记者。偶然中他发现自己的世界中也有着为了拯救世界而战斗的英雄,于是他放弃工作,想尽办法接近了那个身为假面骑士blade的人。由于他的性格乐观待人和善——当然死缠烂打也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很快便成了剑崎一真的朋友、支援者。

他曾经以为这样就挺好的了,在背后支持英雄们拯救世界。直到某次当橘先生用枪对准了剑崎,他想也没想就跳到了他们中间,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好友身前。事后想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行为实在太像漫画中的女主角所做的事,不由觉得有点好笑。但是当怪人用他做人质来威胁剑崎丢掉变身腰带时,他虽然害怕得不得了,但还是强撑着向剑崎大叫快攻击别管我。他厌恶自己的无能为力,每一次都只能像个落难女主一样等待剑崎的救援,眼睁睁地看着友人为了保护自己而被攻击、受到伤害。他不愿意做露易丝,他也想成为蝙蝠侠、闪电侠、绿灯侠之类的人,和他的英雄并肩而战。

所以他盯着Leangle的腰带,无法将视线从它上面移开。只要系上这条腰带,自己便能得到可以战斗的力量——和他站在一个水平线上,照看他的后背,保护他,默契无间。到了那个时候,也许他就能……也许他就有资格告诉剑崎……

……那腰带仿佛是个魔咒,深深地吸引他,使他沉溺在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渴望之中……

在彻底迷失之前他就被同伴所阻止。他低了下头,也许是羞愧于软弱的心灵被邪恶力量所吸引,更或者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在看到那个叫睦月的少年被腰带里的恶魔所控制差点酿成大错之后,他不得不庆幸自己没有成为腰带的受害者,但在心中的某个地方他忍不住会想,如果那时他戴上了腰带,他是不是也能最终战胜那个藏于腰带中的undead,成为腰带真正的控制者、第四个假面骑士?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也许就会有勇气说出口。

可惜现实中没有如果,没有也许。

直到很多年以后,当他写出的那本《被称为假面骑士的假面》火遍全球,让世人们都知道某个为了拯救世界牺牲了一切的男人的故事,他才突然想到,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不是露易丝,更不是蝙蝠侠。

他是那个经常被人们忽略的吉米·奥尔森。当人们谈论露易丝和超人的旷世之恋,颂扬蝙蝠侠和超人可贵的友情之时,没人记得还有个小记者一直都跟随在克拉克身边。

缺乏存在感,永远都被人忽视的小人物。但也许是唯一一个,将英雄经历过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人,也同时把只有自己知道的一切藏在心中。

那便是他的存在意义。

 

评论(1)

热度(4)